惡性循環的對抗

“回中國論”的持續發酵,突顯某些人思維的狹隘與偏執。

而黃明志粗俗式的回應,與“以暴制暴”,又有何分別?

情緒化的反應,任何言語上的刺激,贏得了一時的快感,暫泄了滿肚子的怨氣,換來的卻又是再一次的破壞與傷害。這又何必?

一再加深的隔閡,愈加難以跨越的種族鴻溝,難道這是馬來西亞人想要、樂見的嗎?

建國53年,種族課題依舊大有市場,一切不都是源於彼此的互不瞭解,在領袖倡導塑造的“容忍”環境中,繼續互相猜疑?

這片土地本不屬於任何人,更不是某族群的專有。縱有“先來後到”之說,但無阻不同膚色的你我,和平共處,共存共榮。

失言校長茜蒂英莎的可惡,在於她身處杏壇,卻作了最錯誤的示范,必須受到嚴懲。

黃明志夾雜粗口和不雅手勢的短片,卻也讓人看到了引以為憂的共鳴現象。《吶!》普遍引起的共鳴,顯示在網絡世界裡延燒的憤怒,也在黃明志的錯誤引導下,轉化為喪失理智的對抗。

巫青團團長凱里說了一句中肯的話:“這是惡性循環的對抗!”

從“乘客論”、“回中國論”到黃明志的《吶!》,都是惡性循環的對抗,在族群間渲染不滿情緒,制造無謂的緊張氣氛。

種族主義式的反擊,無助於問題的解決,反倒擴大誤會,把彼此的距離愈拉愈遠。
護照上,你我的馬來西亞人的身分不變,不管是到中國、印尼、泰國或印度,法律地位的保證,不會讓彼邦的移民局懷疑你是要“回”中國、印尼、泰國或印度!
堅定立場,認清事實,一切的指責的懷疑,不過是庸人自擾。

將至的開齋節,也許你該步出大門,向社區內的友族鄰居賀節,聽聽他們的心聲,也為種族的融合跨出一步。

經濟上已被拋落在鄰國後頭的馬來西亞,已經不起一再的自我分化和弱化。

9-9-2010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時事聚焦》。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