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試人生

數個小六生抱著一團,低頭啜泣的畫面,看了叫人心疼。

校長、老師為全A優異生人數銳減而忍不住當場落淚,何嘗不也讓人愕然與難過?

學生因為考不到預期的成績,盡寫在臉上的沮喪和失望,卻也折射出考試壓力的可怕。難怪有人疾呼:考試殺人啊!

校長、教師亦背負著“績效制”的巨大壓力,卯足全勁拼成績,就像直銷業界者拼業績,一旦達不到業績,仿佛失去一處立錐之地,人生因為一次的挫敗而陷入黑暗。

掛在師生眼角的兩行淚,糅合了彷如把人壓上行刑台之考試制度的無言控訴,還有因為應付考試而心力交瘁的無奈和悲愴。

眼淚,戳破了“快樂、輕鬆學習”的謊言,也在師生模糊的淚水中,讓人看清變質和扭曲教育本質的考試制度。

從A到E,把資質的不同以優和劣區隔,也讓孩子在師長的殷殷期盼下,為了追求更高層次的晉級,而把學習視為“使命必達”的任務。

曾幾何時,教育的目的被強行與考試劃上了等號,教育不再是成人成才的偉大志業,而是教出一個又一個為了應付考試而被剝奪快樂的孩子。

考試不過是人生的一段插曲,但不是人生的全部。

考券上,完美的標準答案固然讓你取得高分,然而漫漫人生路,卻沒有一套標準的答案讓你可以應對如浪湧來的挑戰,因為人生不會是一道有公式可解的數學題。

向來痛恨考試的作家游乾桂說:“考試只是一張考卷,一組數字,通常是一至三位數,頂多一百分,考不出才華舉能力,分數高的未必是優秀,分數少的未必不如人”,然而在無孔不入的考試主義下,又有幾人能以超然的情懷,或以賞識的心態看待一個成績差透但品行優秀的孩子?

“考試一直扮演隱身殺手,偷偷摸摸的砍人一刀,因為有考試,就有勝負得失,父母表面不講但骨子裡在乎,這些壓力將全數移往孩子身上,只能努力拼分數,無法快意演人生”,乍讀之下,竟如當頭棒喝的警世醒語。

如果教育部取消初中評估考試的原因,是意識到考試已如鬼魅般隨形的可怕,那是學子的福音。倘若取消考試不過是以另一種形式取代,不敢想像大馬學子的未來還有春天嗎?

考試,“烤”試,學生的心被“烤”得郁郁寡歡,而老師們作為考試制度的執行者,被迫成了扼殺學生創意和思考能力的創子手,處境亦堪憐。

變質的教育訓練的是一台又一台應付考試的機器,快樂與學習早已漸形漸遠,亦步亦趨的,取而代之是痛苦。

14-11-2010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