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罵風波的省思

不得不承認,教師的素質一代不如一代,德行兼備的教師更叫人尋尋覓覓。

但也不能不說句良心話,新生代的學生也比上一代的學生更難管教。這一代的學生也比上一代的學生更加嬌縱,而現代的父母也比我們那一代的父母更維護孩子,也不管孩子的投訴是有理或無理,不少父母還是照單全收。

坦白說,我雖然不能苟同堂堂為人師表,竟用“妓女”、“回中國”等難聽的字眼辱罵學生,也認為即為人師就應該比學生更能沉得住氣,但是心裡不免同情她,不,應該是說由衷同情現代大部分老師所承受的壓力。

教師的壓力不只來自執教的課業上,還有做不完的文書工作上,尚包括家長、社會人士施予的道德包袱。

有學生家長聲援失言教師,力證是被罵的6名女學生挑釁女教師在先,而女教師在聽證會上道歉時,也強調是學生對她無禮在先。

輿論的焦點和目光都鎖定在教師的失言上,對她苛刻責罵,甚至把歧視種族的罪名套在女教師的身上。然而,若力挺女教師的家長所言不虛,女教師本身也毫無隱瞞地交代事件的始末,被指挑釁女教師的6名女學生,難道不需承擔過失和責任?

如果失言的教師在此事件上是“罪不可赦”,6名女學生的“口無遮攔”,是否也該受到一定的責罰,又或是接受心理輔導?6名女學生在這事上,是否也不該由“加害者”搖身一變成了“受害者”,她們都是應該被道歉的一群?

女學生的家長們不滿家教協會代表女教師道歉,還要求女教師擬定道歉聲明後再親自署名刊登在各大華文報章,試問這樣的懲罰的方式對長遠的解決師生問題有何助益,這種於事無補的懲戒與行動上羞辱女教師又有何差別?

從這場辱罵風波,社會需要審思的不是表面上判定孰對孰錯,還需要往深一層去剖析為何教師的言行舉止一再出現偏差,而尊師重道的精神何以被漠視?

14-2-2012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砂拉越古晉博愛協會理事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學報《探索者》編委。 ●無語良師計劃屬下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成員 ●ACADEMY FOR SILENT MENTOR TRAINING CENTER, Research Ethics Committee member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星洲日報》之〈星洲會客室〉視頻欄目主持人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 ●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撰寫專欄。 ●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媒眼觀四方。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