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麗札的政治自殺

莎麗札的盟友們把她宣佈辭去部長職,形容為“犧牲”。

不只是犧牲,副揆慕尤丁還在犧牲的面前加上了“重大”兩個字,仿佛莎麗札的辭職是忍辱負重,是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為大局著想。

犧牲的說詞,多少帶點當事人是無辜的意味,為了政府的顏面,也為了巫統的聲譽,“犧牲”官職事小,顧全大局才是事大。

從被牛門事件纏身的莎麗札,讓我不期然想到了近期準備競選香港特首,卻爆出大宅僭建醜聞風波的唐英年。

唐英年被爆出僭建醜聞時,一開始的回應態度即讓人覺得敷衍,甚至有推諉責任之嫌,言語之間不僅為自己狡辯,即使一度道歉,似乎也是為了應民眾和言論的壓力而不得不道歉。

事件爆發之初,唐英年先是就大宅地庫僭健公開道歉,卻辯稱僭建不過是工人在施工過程“挖深了”。

香港媒體並沒有因為唐英年的道歉而不再跟進此事,事隔多日又有報章以圖文並茂的方式,甚至取來僭建地庫的草圖,力證僭建的地庫面積竟比大宅還大。不僅如此,有媒體過後還出動吊臂車,以高空方式拍下宅內的情況。

唐英年過後與妻子郭妤淺聯合召開新聞發佈會,承認大宅是在郭妤淺的名下,但違規建地庫完全是妻子的主意。唐英年的解釋非但沒有為自己撇清責任,反而讓更多香港人認為他毫無承擔責任的勇氣,已不是有擔當領袖該有的特質。

盡管在輿論和民意的施壓下,唐英年仍堅持參選特首,然而民意調查顯示,超過半數的香港人都認為他應該退選。

唐英年辯稱僭建是妻子郭妤淺的主意,就像莎麗札辯稱任職國家養牛中心執行主席拿督莫哈末沙烈涉及失信,她由頭至尾是置身事外,解釋同樣是牽強,也讓人不能信服。

香港《南華早報》在針對唐英年的評論中提到:“一個疏忽不是致命的,但是,企圖掩蓋自己的錯誤,是政治自殺。”

莎麗札一開始即企圖淡化爭議,何嘗不也是政治自殺的做法?她的解釋和辯駁缺乏說服力,反倒是越描越黑。

莎麗札的“犧牲”,不會是政治生涯的半途下車,恐怕是到了終點站。

15-3-2012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媒眼觀四方。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