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20年,右20年?

“我們的那個年代已經談論華小師資不足的問題,現在我的孩子也進了華小,同樣的問題還存在……”

和朋友聊起華小師資不足的問題,彼此是感慨萬分。

就像十餘年前初入行,師資不足的問題已是屢被提起的採訪課題,十餘年後的今天,問題還是問題,解決的這一步路始終沒有大步跨出。

喊了十餘廿幾年,你說累嗎?我說,不僅有累,千頭萬緒還糅合了無奈和悲哀,還有不知何時才能迎來曙光的不安和忐忑。

走過馬哈迪強權領導的時代,我們又領略了伯拉柔弱謙和的風范,如今又來到了激進求銳新的納吉時代,歷經3任首相,華教的問題卻是談了又談,同樣的老課題爭辯的內容竟然不變。

每隔5年走馬上任的教育部長,同樣一再地向華社信心喊話,困擾華小多年的師資問題解決在望。只是走了一個教育部長,又換來新一任的教育部長,問題依舊周而復始地重演,唯一改變的或只是場景和喊話的人物。

325抗議大會舉行在即,身兼教育部長的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又搬出了“政治化”的論調,聽在華社中人的耳里,只覺心酸又好笑。

掌管教育事務的高官們應該明白,當教育問題演變成必須通過政治勢力的介入而引起關注,間中點破的是高官們的辦事不力和沒有誠意解決問題的窘態,才會讓同樣的問題說破了嘴仍不見頭緒。

然而,若把這項大會硬標簽上“政治化”的色彩,也不過是讓人進一步見識政治人物狹隘的思維。

董總辦起抗議大會,不代表一場號召群眾集結力量再共同反映心聲的大會過後,問題即能神奇般的迎刃而解,但至少通過這項大會,關心華教者希望教育部看到,也意識到的是,華教人士已經不能繼續容忍問題懸而不決的態度。

抗議不代表示威,卻是唯一通過民意施壓的和平方式,迫使當局以正面積極的角度解決問題。

我們不想左20年,右20年地繼續等下去,把歷史的包袱拋給下一代。

22-3-2012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時事聚焦》。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