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誠盼回報

政治逆風依舊吹拂,在不敢樂觀以待的政治氛圍中,砂沙州的局勢,對國陣而言,始終是一顆“給人希望,給人信心”的定心丸。

當4年前,政治海嘯在一海之隔的半島刮起,改變了半島的政治氣候,也讓政局跨入重新洗牌的新局時,只有砂沙兩州依舊“紋風不動”,一切依然平靜。

更貼切的說,砂沙兩州贏得了絕大部分的議席,成為國陣的救命稻草,也穩住了國陣牢控數十年的政權。

308政治海嘯之後,“定期存款”的字眼屢被提起,不管是沙巴還是砂拉越,變成了捧在國陣手心,呵護備至的“定存州”。

“定期存款”也好,“定存州”也罷,聽在砂拉越人的耳里,百般滋味在心頭。

去年的416州選,國陣戰將在華裔選民為主的選區輸得人仰馬翻,但土著選民居多的選區依舊是國陣的囊中物。原因在哪,大家心知肚明。

如果說,砂州會是來屆國選協助國陣穩守龍門,最大的造王者將是占了砂州總人口近45%的達雅族,再加上大部分對國陣仍有難有割捨情意結的巫裔,“定存州”的地位依然穩固。

不是改變的曲調誘惑不了人心,而是的達雅族群比任何族群更能體會現實冷暖,更識時務,也更懂得察顏觀色。

無論是通往長屋的羊腸小徑,又或是銜接鄰近城鎮的道路,會否是筆直順暢的瀝青路,很大程度是胥視他們對國陣的“忠誠度”。

普遍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他們,務農是他們沒有更好選擇的選擇,小至肥料,大至津貼,他們都明白誰最能在他們幾近斷炊時,解了他們的燃眉之急。

當大城小鎮已揚起民主的弦律,達雅同胞最明了,他們的傳統樂器沙貝彈奏出的發展弦律,才是最能打動他們的音符。

坐在長屋回廊的婦孺和老人,留下不是因為嚮往這種彷如與世隔絕的生活,而是沒有能力到城里競爭,通膨的猛獸必然會把只能靠出賣勞力或是販賣農作物的他們,噬得體無完膚。

當追求民主的熱情讓城裡的人早已熱血奔騰時,長屋裡的百姓渴求的卻不過是一台發電機或是輾膠片機,也在城裡的人張開大口感覺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時,這個砂拉越最大的民族最明白,他們能要求的從來並不多。

如果,國陣真的“感恩”於達雅胞同胞的“貢獻”,“飲水思源”之際,是時候真誠的拉他們一把。

18-3-2012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砂拉越古晉博愛協會理事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學報《探索者》編委。 ●無語良師計劃屬下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成員 ●ACADEMY FOR SILENT MENTOR TRAINING CENTER, Research Ethics Committee member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星洲日報》之〈星洲會客室〉視頻欄目主持人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 ●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撰寫專欄。 ●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媒眼觀四方。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