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喚醒生命

那些年,紅坭山稀土廠的設立,讓黎群的下半輩子注定離不了苦與悲。

那些年,她不知環保為何物,日復一日嗅著提煉稀土散發的濃烈味道。就像一般沒有太豐富科學常識的普邏羅大眾,她只能,也只會用一個“臭”字形容那撲鼻而來的濃烈味道。

那些年,她一心想靠擔任泥水匠養家糊口,卻沒料到這份工作帶來的潛伏危害,靜默無聲地侵略她腹中的生命。

直到孩子生下後,逐漸成長的生命現出的異樣都一再向她發出訊息,這個孩子不是一個健康的孩子。

強烈的直覺告訴她,一切是稀土做怪。可恨的是,高高在上的那一群人連聆聽一個為人母心靈深處泣訴的勇氣和耐心都沒有,他們都說,一切是高齡生產惹的禍。

就這樣,她帶著這個畸型的孩子過了29年。別人家的孩子像是一晃眼就長大成人,黎群的兒子謝國良,心智上卻像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吃喝拉撒靠母親,夜晚也要漸漸老去的母親陪著她,才能安心入睡。

輻射專家說,輻射會嚴重損害人體的細胞,令細胞無法正常的繁殖。黎群心裡很明白,專家在庭上的供證,都已改變不了謝國良是畸型兒的悲劇。

她咬緊牙關照顧這個一生人也無法獨立生活的孩子,再忙再累也從不假手於人。是內疚,是彌補?複雜的心情也難以釐清,這一世人沒有誰欠誰,只因母子曾經臍帶相連,血脈把兩人的命運緊緊連繫,誰也離不開對方。

然而,畸型的生命最經不起時間和健康的焠煉,腦部細菌感染,讓多舛的命運走向終結。

謝國良走了,奈何從他身上開始複制的悲劇,卻像惡性循環般繼續上演。

設在關丹的萊納斯稀土廠,不只關係這一代,還關係到我們下一代,甚至世世代代人民的健康。政客的保證只是一時,世世代代人民的健康才是永世的。

謝國良走了,他用他僅有29年的生命,喚醒人們對生命和健康的關注。

“日後若有人肯載我到稀土廠請願,我肯定會去!”黎群的控訴,會是另一股力量的喚醒嗎?

“停止萊納斯(Lynas)……”,不是為反而反,而是民意的抬頭,全民力量的崛起,不再默默承受,也不再照單全收。

1-4-2012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媒眼觀四方。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