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碼歸一碼

“占領”獨立廣場的大專生昨日凌晨遭約六七名流氓襲擊。消息一經發佈,網絡空間瞬間充斥譴責和同情學生的言論。

吊詭的是,譴責的口吻和目標都彌漫著濃郁的政治化色彩。在言論上討伐者的矛頭指向的竟不是流氓,而是繪聲繪影地指責匿藏在流氓身後的黑手,也不理會這黑手究竟存在與否。

更誇張的是,有者還指責這是當局不滿大專生要求免費高等教育而一手策劃的報復行動,儼然是懷著私心欲借攻擊事件轉換為政治籌碼。

事發時,在場的警員是否袖手旁觀,任由流氓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展開攻擊,應該交由警方開檔調查。然而,若有心人欲借抗議學生轉變為受害者的身分,試圖模糊焦點,借此把大專生“占領”獨立廣場的目的合理化,並不是明智之舉。

一碼歸一碼。大專生被打,不意味著大眾應該因為同情他們的遭遇,而盲目地認可他們的行為,甚至是把他們描繪成了為國人爭取免費教育而受對付和打壓的“英雄”。

大專生“占領”獨立廣場,確實是民主社會賦予他們的一種意見表達,但不代表這樣的行為舉止應該與“勇敢”劃上等號,也不意味著他們口中的“爭取”是理直氣壯的。

專欄作家卡瑪安占(kamal Amzan)提出了他不認為高等教育基金(PTPTN)有被廢除需要的論述。“那些不喜歡貸款的學生,可以利用其他方式為自己爭取資助教育費的方式,就像生活中所有的一切,你不能奢望從政府那里取得免費通行證。”

“同樣的邏輯運用在房屋、汽車和商業融資貸款等,你不能因為生意不好而要求免付貸款。”卡瑪安占的分析,不無他的道理。
一名因為獲高等教育基金貸款而得以完成大學課程的教師告訴我,高等教育基金允許她以10年的時間償還1萬9千500令吉的貸款額,相等於每月只須償還197令吉。

環顧身邊的一些大學生,踏出社會工作後,追求的不只是朝九晚五的優差,還講究吃好、穿好,最好還有名車代步(諸如國產車還看不上眼),月入兩三千令吉還怨聲連連,百多兩百令吉的教育貸款很可能只是他們一件衣服或是和朋友到高級餐廳消費一餐的價格,但要他們按期繳款,卻是諸多藉口。

被歸類為高知識分子的大專生,在抱怨自己有多委屈、社會對他們有多不公時,也應該先問問自己有多爭氣!

20-4-2012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