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敵亦友

熟讀解砂州政壇的恩怨情仇錄者都不難明白,工人黨的成立,是出自於愛恨情仇的糾葛。

工人黨的成立,最大的推手就是人民黨。亦如當年,沒有國民黨內部的紛紛擾擾,就沒有今日的民進黨,若也不是自家鬧起內訌,民進黨也不會再產下一個名為國陣俱樂部的胎兒。

由詹姆士瑪欣領導的砂人民黨也亦然,若當年不是他與達雅政治強人丹尼爾達詹公開決裂,詹姆士瑪欣也不會有自立門戶的一天,曾在砂州政壇呼風喚雨的砂達雅黨,怎會料到也有走入歷史,漸被人遺忘的悲涼時刻?

黨爭、內訌,似乎已是政黨擺脫不了的惡性循環和宿命。若不是詹姆士瑪欣容不下孫偉瑄,如果不是兩股勢力的公然對峙,也不會有造就工人黨的誕生。

也像民進黨、人民黨和迄今仍言不正、名難順的國陣俱樂部,工人黨成立的最大宗旨不僅是黨內異議份子另覓政治出路的管道,也是了結新仇宿怨的唯一途徑。

砂工人黨雖是政壇中的初生之犢,但財勢雄厚,來勢洶洶的他們沖的不是民聯,即揚起親國陣的旗幟,卻又直搗砂人民黨的巢穴,欲取代砂人民黨的野心已是昭然若揭。

即已表明立場,但槍頭卻是對內,是敵還是友,恐怕一時還說不清。畢竟政治無絕對,一笑已泯恩仇的劇目也不斷輪替在上演。

對砂人民黨,工人黨必然是殺紅了眼也要讓他們沒有立足空間的宿敵。眼前,砂人民黨最大的隱憂不是來自民聯陣營的叫囂,而是工人黨欲取而代之的大軍攔路。

而對砂國陣,工人黨可以是敵,也可以是友,一切還看砂工人黨在國選疆場的造化。

若是鎩羽而歸,工人黨將只是攪局的角色,對砂國陣,它注定只能稱之為敵。倘若這一役,在砂人民黨角逐的6個國席中,緩緩升起的是工人黨的旗幟,砂國陣的城門豈能不為工人黨而大開嗎?

1-6-2012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媒眼觀四方。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