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於恐懼的自由

朋友兄長的家進賊了。防盜鈴作響的那一刻,朋友的家人在教堂參加崇拜,來不及第一時間趕回家查看。

光天化日之下,賊徒肆無忌憚地搜刮財物,臨走前瞄到桌上的那把車鑰匙。就這樣“順便”把偷來的財物搬上屋主甫購買不到3個月的四輪驅動車,輕鬆自在的呼嘯而去。

這已是朋友兄長的家,第三次遭宵小光顧。環境清幽是不少夢寐以求的居住環境,不知何時開始,清幽的四周反倒成了利於宵小行竊的有利環境。

報案成了習以為常之事,曾幾何時也淪為一種程序,若不是為了向保險公司索償,若不是奢盼簇新的四輪驅動車有失而復返的一天,還有多少人會耐著性子處理冗長、繁鎖的報案手續?

馬來鄰居舉家外出,不過一天未歸,擱在車房的工具箱即被搬出。聽鄰居說,賊徒原本還準備撬門進屋,終因未能得逞而作罷。諷刺的是,鄰居的隔壁住著的還是警官,籬笆的柱頭上還掛著印有警徽的信箱……

還有女鄰居告訴我,隔著籬笆面對上門募款的陌生人,她除了掏出幾令吉打發對方,過程中還屏住呼吸,就怕對方來者不善,趁機施法。

治安的不靖,人民切確感受到的忐忑和恐懼,這不是警界高官一句“罪案沒有像想中的嚴重”,就能消弭。

當遮風擋雨的住家也被迫裝上各式各樣的防盜系統,而讓住在其中的人彷如置身牢籠,也當行走在路上還得緊張兮兮地左瞧右望,走在購物中心的地下停車場時還得時刻讓自己保持在最高的警惕狀態中,我們還能說這一切都是因為媒體的報導,讓民眾誤認為罪案很嚴重嗎?

高官們什麼時候才能清醒,不在沉醉於自我感覺良好的狀態中。也在什麼時候,平百民姓的我們才能真正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媒體的報導不過是道出實情,最大的錯誤是有人不把真相當一回事。

13-6-2012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媒眼觀四方。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