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意有多深?

有人把獨中形容為大馬教育制度下誕生的“怪胎”,只覺是既悲哀,但又覺得它貼近事實。

也因為獨中多年來的名不正、言不順,讓它擺脫不了被政治人物一再利用的宿命。

對於獨中,不少政治人物是夾雜著時而討好,時而利用的兩極化心情。

他們對獨中的好或壞,心情和感覺是誰著時局和環境的改變而易動。

大馬政府也亦然。一方面肯定獨中教育對大馬的建樹,也讚許獨中生屢屢蜚聲國際的傑出表現,但另一方面卻一直對獨中的名分採取既不承認,但又不直接否定的暖昧態度。

當獨中統考文憑始終被拒於受大馬政府承認的門外時,私立和國際學校的相繼成立卻已是沖擊大馬教育制度未來,並已可見的未來大趨勢。

當這些私立和國際學校一間接著一間獲得大馬政府批准成立和招生時,何以國內60間獨中的地位還擺脫不了華社人士眼中“淒風苦雨”的處境?

私立學校能,國際學校能,為何獨中要增建卻是難上加難?

當隨身諜的發明人,也是台灣群聯電子董事長潘建成決定回流大馬,並準備大展拳腳的同時,我們不能忘了培育潘建成的搖籃是巴生濱華獨中。

而當大馬高等教育部昨日宣佈,大馬全馬承認820所中國大學學位,萬千獨中生怎不感嘆,為何中國大學學位輕易受承認,而近在咫尺的獨中文憑依然不受承認,還處處受限?

契約問題,再如何爭辯也已經沒有意義,最重要的是著眼於未來。

所謂的“獨中可維持現狀,但是數目不能增加”的共識,雖然確實存在,但不代表不能被推翻。

法令是死的,人是活的,就看執行的人誠意有多深。

16-6-2012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媒眼觀四方。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