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功頌德,且慢!

不知怎的,每每閱讀諸如“認同華文教育的貢獻”或是“互認學位”的新聞報導,心裡總是高興不起來,也禁不住懷疑,所謂的認同或承認,究竟是毫無條件,抑或是隱藏著附帶條件?又或是它不過是局部的承認或認同,表面上是看似已見曙光,實際上是暗流依舊。

關丹獨中的申辦,看似柳暗花明,真實的情況卻是布滿未知數。政治領袖一開始信誓旦旦地拍胸膛保證,兩周內必有眉目,但日子一天天地過去,從兩個星期到一個月,華社殷殷期盼的答案哪去了?

批或不批,不過是一句話,從態度大方,到扭扭抳抳,最近還拋出了“技術性問題”的官方說詞。追根究底,一切言語上的掩飾不過是說明了申辦獨中,並沒有想像中的簡單和順遂。

徜若,關丹獨中的成立真如傳聞中所指,必須強制雙軌制而不是如華社一廂情願地認為是選擇性實行,我們還能不知就理地為華文教育的受肯定而沾沾自喜,還是終能認清,在變相的承認中,其實隱含著讓我們無法歡欣慶賀的重重隱憂啊?

再來是中國820所大學的文憑受承認,深入探究,民間認可和政府承認,卻是兩碼子事。

高教部當初宣佈承認中國大學的文憑,在廣大華教人士眼裡簡直是天大的好消息,只有畢業自中國醫學系的學生眉頭依舊深鎖,只因他們的文憑不受大馬醫藥理事會的承認,意味著他們的前景仍是荊棘滿佈。

這些醫學系的學生若要回國執業,也被規定必須到本地16所大學中的任何一所進修半年和參加認證考試,而兩三萬令吉的學費對這些已寒窗苦讀5年的醫學系而言,不僅是沉重的負擔,對於一心想回報這片國土的他們,形同是雙重打擊。

爾今,大馬學術鑑定機構雖已台灣高等教育評鑑中心達致簽署學術資格“互信聲明〞,看似確實是前進一大步,但前路其實依舊曲折。所謂的認可和承認,並不能解讀為全面受大馬政府承認,不管是留華生或是留台上,仍然被拒於公務員體系的大門外,這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日前一名拉曼學院的畢業生在首相宣佈承認拉曼大學的文憑後立即辭去工作申請當警員,即便他出示首相宣佈承認文憑的剪報,但面試的警員卻態度強硬的說:“首相說的是一回事,文憑受承認卻是另一回事,更何況那只是大馬學術資格鑒定機構,不是公共服務局”,這種情況也正是所有留華生或留台生將後更能面對的同樣窘境。

大馬的教育政策是以教育為本,還是政治為考量,我們心裡都有數。所以,一切的歌功頌德,統統且慢!待局勢明朗,再來歡天喜地的慶賀,一點也不遲。

23-7-2012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砂拉越古晉博愛協會理事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學報《探索者》編委。 ●無語良師計劃屬下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成員 ●ACADEMY FOR SILENT MENTOR TRAINING CENTER, Research Ethics Committee member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星洲日報》之〈星洲會客室〉視頻欄目主持人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 ●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撰寫專欄。 ●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