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的“芭瓦妮”

17-1-2013我的身邊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芭瓦妮”。

芭瓦妮除了是那個公然爭辯的印裔女孩,它其實也代表一種日益普遍的現象,就姑且稱之為“芭瓦妮現象”吧!

“芭瓦妮現象”對強調穩定壓倒一切的執政黨,已經不是隱憂這般簡單,當“芭瓦妮現象”逐漸擴大,演變成“芭瓦妮效應”時,已意味著凡事俯順、隱忍的時代已結束。

“芭瓦妮現象”看似對號稱爭取民主和自由、追求公義和清廉的在野黨有利,其實不然。越來越多的新生代如芭瓦妮,他們在批判政策不是的當兒,同一時間也在監督在野黨。

他們不全然對執政黨恨之入骨,但也未必是在野黨的擁蠆,唯一相同的是,他們在執政黨和在野黨的眼裡皆屬於“中間選民”,是雙方力爭的票源。

那個印裔女孩芭瓦妮不算是勇敢,在新生代中已湧現越來越多的“芭瓦妮”,在他們的認知裡,公然爭辯不是勇氣可嘉,敢講話不是什麼值得歌頌的美德,因為暢所欲言是人人都有的權利,不該受到打壓,也不必受到特別的吹捧。

剛落幕的112大集會就有不少的“芭瓦妮”,他們走上街頭參與大集會,不是為反而反,而是已看不下去因為腐敗和權力的狂妄而把國家逐步推向懸崖邊,所以他們拒絕再沉默,也拒絕再當“乖小孩”。

他們堅信,若當前的社會是屬於真正開放的社會,應該無所懼怕,也要竭盡所能的據理力爭。

在“芭瓦妮”的身上,我們看到他們對改變的渴求。而改變,不是從政治人物著手,而是已經從他們自身開始。

來臨的國選,“芭瓦妮效應”會進一步發酵。

17-1-2013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媒眼觀四方。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