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體恤打工族?

31-1-201357個團體的代表浩浩蕩蕩到布城請願,要求政府檢討最低薪金制。

一些代表說,他們不反對讓本地員工享有900令吉的最低薪金(砂沙是800令吉),但反對讓外勞受惠。

本地員工應該獲得體恤,莫非外勞就應該受到忽略?

代表們也說,落實最低薪金制等同是增加成本,也在轉嫁消費人的必然現象下,物價將提高至少15%。

這番話,明顯是在對政府喊話。“要落實,行!代價就是通貨膨脹!”一旦通貨膨脹,首當其衝的肯定又是消費人,轉嫁後的成本又豈是提高那區區百餘或兩百令吉的薪金所能抵擋?

商家喊苦,那打工族的心酸又有誰能體會?若不是為了養家糊口,又有誰願意孤伶伶地揹起行囊,展開異鄉掙錢的歲月?
從中國輾轉來到貓城打工的朋友說,她只能拼命、忘情地工作,以淡化他想念兒子的煎敖心情。年關將至,不能趕上春運潮與家人溫馨慶團圓,只能把對家人的想念和關愛,都悄悄和進元寶(餃子)的餡料裡,再遙望星空,透過閃爍的星星,默默地轉遞對家人的祝福。

有菲籍女佣說,夜裡寂靜無人時,她只能躲在背窩里與兒女的照片“對望”,無數的夜裡,就這樣枕著淚到天明。

再看看商家預估的薪金調整後的漲幅,一千多令吉的薪金在僱主的眼裡或許已是“高薪”,但對於需負擔家計的普羅大眾而言,一千多令吉的薪金已經是把他們步步推往“捉襟見肘”的邊緣。

開年至今,耳邊屢屢傳來漲價的消息。飲食業者說:“沒辦法,成本加重了,我們只能提高飲料的價格……”,經營小本生意的業者則說:“不能公然違抗政府的政策,那在員工的福利方面作‘調整”總行吧?”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當“漲”聲響起,打工族的心聲又誰聽見?打工族的窘境,又有誰來體恤?

31-1-2013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媒眼觀四方。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