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仇敵愾,鎗口對外!

朋友給我發來了據稱是殉職警員被虐殺的照片。抱歉,我連點擊略看的好奇心都沒有,不假思索立即刪除。

我不看的原因有二。一,未經證實,不知真偽。

//

其二,血淋淋和殘暴的畫面,即便不是家屬,看了亦有揪心之痛,除非你的心不是肉做的。也將心比心,如果你的至親是殉職警員的其中一人,縱然自己沒有勇氣親睹傳言中的短片,但想到至親死前曾經被砍頭、剉腦、挖眼、剖肚,那種錐心之痛,你能承受嗎?9-3-2013

所以,網民不管真假即瘋傳,等於是在家屬還淌血的傷口撒鹽,無視他們的傷口還呼呼作痛。

更叫人感到心寒的是,是政客和自詡為立場超然,也打著正義旗號的人士,竟在國家的危機還未解除,大批軍警人員還在最前線與敵人搏鬥之際,大肆消費這次的軍事行動。

一時炒作起“陰謀論”之說,一會兒又借軍警搭民航客機大肆嘲諷,要不就是動輒發揮豐富的想像力,任何一個動作或畫面都能與政治聯想在一塊,還有人竟稱一切不過是在做戲。究竟是誰在伺機炒作,誰又是戲中人?

8名警員因為敵軍詐降及伏擊而殉職,他們的慘死不是如一些人口中的“做戲”,而是以他們殞落的生命,喚醒大馬人民對國家當前危機的正視。我們在沉痛哀悼無辜人命的犧牲,是不是也應該從中反思,死去的8人是在用他們的生命作教育,教育政府不能再忽視過去寬鬆的海岸防衛,不能再仁慈和善良地讓一批又一批外來移民來去自如,更大的教育作用是要讓政府警覺,近20年累積起來的龐大外來移民人數,已經是一顆在眼前爆開的炸彈!

 

“蘇祿軍”的兇殘和狡猾已經從詐降和肢解暴行中得到應證,大馬政府要求“蘇祿軍”無條件投降作為停火的先決條件更應該獲得全民的支持,更何況前線的軍警面對的不是馴民,而是詭計多端,殺人不貶眼,如同恐怖分子的冷血兇徒!

在全民理當萬眾一心之際,熱衷於炒作陰謀論或是政治投機者,儼然是挑起公憤。

大馬保安部隊已宣佈擴大主權範圍的行動,顯見在:蘇祿軍”拒絕無條件投降,還放話有人質在手作交換的詭譎局勢下,對付“蘇祿軍”不僅需要鐵起心腸,還得足智多謀,以假設性的最壞情況作最壞打算的盤算。蘇祿公主嘉斯基蘭上週日在馬尼拉向當地媒體出示大馬軍警被“蘇祿軍”擊斃的照片,事後也被揭發她出示的其實是2007年泰國軍事政變中軍人被擊斃的照片,再一次凸顯“蘇祿軍”的成員不僅善於編織謊言,還精於利用謊言打心理戰。

“蘇祿軍”如今提出人質交換的條件,是謊言還是真有其事,我們都不得不謹慎看待,8條人命已喪失在他們的手裡,大馬再也經不起一兵一卒傷亡的打擊,這回是我方挺直腰桿,向敵方嗆聲誓要戰到最後,扳回局勢的絕佳時機!

敵人犯境,不管你的政治立場是傾國陣還是靠向民聯,也不論你是在朝或在野,危難當前請把政治擱一邊,向敵人擺出鎗口一致對外、同仇敵愾的架勢,也以行動證明“大馬從來不是弱者!”

9-3-2013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