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持久戰!

看來,全面擊潰“蘇祿軍"不是短時間即能完成的任務,不只是陣年累積而成的歷史包袱,也從“蘇祿軍"的狡滑和善於偽裝來看,眼前波譎雲詭的局勢已清楚告訴我們,要全面剿滅“蘇祿軍"猶如打一場持久的戰役。

蘇祿蘇丹查瑪魯基蘭自嘲是個貧病交加,也是世上最貧窮的蘇丹。若真如他說,自己只是一個住在雙層排屋“宮殿"的蘇丹,大馬政府更要謹慎看待和追查“蘇祿軍"的軍火供應由何而來,連續數天的交火,若沒有糧食救濟等預先準備,“蘇祿軍"又如何撐到今天?

從政府宣佈在沙巴東海岸成立“特別保安區"的舉措來看,政府也明瞭和看出,要剿滅“蘇祿軍"是需要以時間換取空間,如同當年剿共行動般,以全面包圍和嚴密搜查的對付方式,才能讓“蘇祿軍"無所遁形。hlp

以70年代“拉讓江保安區"為參考藍本而設立的“特別保安區",形同是由軍方接管,再結合公眾和警方等力量,對抗威脅。

“拉讓江保安區"(Rascom)的設立也是參考當年英國人圍剿馬共,闢設新村管制的作業模式,如今的“特別保安區"也是沿用過去對付砂共的成功經驗,對付入侵領土的“蘇祿軍"。

 

當年政府在“拉讓江保安區"實施24小時戒嚴,在鄉村地區,居民出入需要接受檢查和批准,所有糧食供應也受到嚴密的監督。

熟悉當年這個權力獨特的“拉讓保安局"作業的前輩向我透露,保安局的人員享有對付人的特權,從居民出入的嚴格把關、糧食和藥物的統計和登記都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進行,若私人診所的消毒用品有過量使用的跡象,保安局的人員就會追查是否涉及接濟砂共分子,也等於說對保安區的管制是追查線索的重要來源。

今天,“蘇祿軍"是否也如當年的地下分子般需要智勇兼備對付,我們尚且不敢大膽判斷,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會是宛如打一場游擊戰

 

潛伏沙巴境內的“蘇祿軍"有多少人,恐怕難以統計,也令人擔憂;“化整為零"的策略已讓人不敢掉以輕心。這些拿起武器、穿起軍裝的蘇祿人,我們尚可一眼斷定他是“蘇祿軍"的成員,然而若是他們卸下軍裝,亮出你有我也有的大馬卡,我們還能輕易識穿嗎?

更何況,在沙巴狹長的海岸線,寬鬆的防衛讓外來移民輕易自由出入,作為一個群島國家,菲律賓一些小島嶼更是與沙巴遙遙相對。在80年代,非法移民已開始大量潛入沙巴的歲月,就曾發生過軍人早晨才把非法移民送出公海,這些非法移民晚上花個兩三小時,又劃艇返回的真實故事。

蘇祿人不等於“蘇祿軍",這是事實。但不能忽略的是,沙巴境內如今有多少蘇祿人是同情,甚至暗中接濟“蘇祿軍",提供糧食也借出匿藏之所,還是不能鬆懈的隱憂。

從古達到斗湖、山打根到仙本那及拿篤到古納,被劃為“特別保安區"的這些地區的人民,今後得有自由受限的心理準備,但想來失去一時的自由,若能換來長期的和平,一勞永逸解除外來移民引發的陳年痼疾,暫時的受限制又算得了甚麼?

10-3-2013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