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局露端倪

13-4-2013大伙兒都說,民聯在實旦賓和美里區的候選人已“難產”。我說,這不是“難產”,而是慣常的游戲,熟用的伎倆。

參與游戲的人,玩得正興起,也不亦樂乎。只有旁觀者,對這種愛搞神秘,吊人胃口的游戲,早已厭倦。

公佈候選人,真有這麼難嗎?誰是候選人已是來到抉擇的關口,還需要猶抱琵琶半遮面嗎?

公佈並不難。難在於一邊廂高調敲鑼打鼓,另一邊廂卻要忙著找下台階。難,也在於萬事已俱備,就待將軍一聲令下,偏是將軍不是發號司令,率眾往疆場沖鋒陷陣,而是臨陣奏起一曲哀歌,幽幽訴說其實已是時不予我。

猜謎的游戲玩了一屆又屆,奈何大部分的選民其實早失去興緻,反正時間到了,兩個陣營自我評估,票投下去就對了。

倒是將領兵符出戰的民聯候選人,有的是措手不及的倉促和尷尬。倉促在於面紗一日不被揭,只能對著追訪的媒體欲語還休。而尷尬則是,明明已是箭在弦上,但有拉弓不能射箭的無奈。

宣佈並不難,問題不過出在於海嘯效應後,華裔選民皆占超過50%的兩個爭議性選區頓時成了人人搶爭的一塊肥田。誰是開荒牛,誰是後來耕耘者都不重要,肥田不是因為有人耕開,而是反風把雨水帶來,滋潤了原來貧脊的土地。

如今人人搶耕,其實也說明了雙方皆未認清大局,摸不清選民當時票投在野黨不是因為認同,而是借此對另一方略施教訓。上回移情,不意味此番也將始終如一,惡斗和爭出位的嘴臉,分分鐘是讓選民回心轉意的“東風”。

安華是政治老手,麾下公正黨和行動黨搶攻的選區,誰占上風,誰只是陪襯品,安華不是心理沒有譜。為何樂此不疲的繼續玩猜謎游戲?只有兩種可能性。一,是仍與行動黨斟酌,不到最後一分鐘絕不放棄。但這個可能性隨著行動黨砂州委員會主席黃和聯一句“華人區已無懸念”,已言簡意賅說出行動黨視兩個選區為囊中物。

其二則是,公正黨之前已頻頻放話非出戰不可,尤其是信心滿滿將披袍上陣美里國席的張有慶,即使明知出戰機會不大,仍對他認定的民聯最高統帥安華滿懷信心。安華深知兩個選區已要不回,唯恐因為協商失敗而引爆黨內紛爭,只能採取“拖”字訣。

只是,距離提名剩下不到一周的時間,安華再怎麼拖延,也只有最後的幾天。縱然公正黨無法爭得在美里和實旦賓區上陣其實不是什麼壞事,只要內部安撫得當尚屬小事一樁,最怕是落人口舌,趁機制造內部不協調、同床異夢諸如此類的詬病。

果不其然,安華昨日也“避開”爭議性的選區,只公佈6個由公正黨出戰,行動黨興趣缺缺的土著選區。安華雖然依舊密而不宣,但也從他避不而談的動作上窺出,人民公正黨欲征戰實旦賓和美里已是希望漸微落。

從布局揣看誰是最後出線者,答案其實已昭然若揭。

13-4-2013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