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眼”……

20-4-2013社團註冊局的臨陣出手,改寫了戰況,也打亂了民聯的布局。

如果不是突如其來的沖擊,原本已躊躇滿志,也在事隔5年後再度站上國選擂台的林素均,早已帶出自信的笑臉,展示黨發給她征戰美里的委任狀。而與他爭出線的張有慶會是失意人。

但是,意想不到的大逆轉,讓兩者的心情如坐過山車般高低起伏,也因為時局的使然,兩人的身份被迫互調,心轉也互轉。

此刻,瞇著眼咧嘴而笑,在鏡頭前高調展示委任狀的已換成是那個自嘲是“傻子醫生”的張有慶。而如今看來,傻人最終享傻福,更何況,作為婦產專科醫生的張有慶,智商肯定也比一般人高。

至於此時難掩落寞,黯然神傷的林素均,也許只能說一切的突變,一切的轉折起伏,都是時也,命也。本已躍馬卻被迫臨陣勒馬的林素均,拱手讓出兵符,對她也未必是壞事,尤其是之前鬧得轟轟烈烈的反林風波,黨雖已開鍘對付違反黨籍的一眾黨員,但餘波依舊盪漾,洶湧的暗流還伺機爆發。若往這個角度想,或許個人的心情會好過些。

也只能說,臨陣剎車是時不予我。在行動黨的立場,砂州的領袖已是冒著基層群起抗議的極大風險力挺林素均上陣,算是做到了仁至義盡,且那張久盼多時的委任狀本已在前天安全的送到林素均手中。

但在目前黨應大於個人,也重於個人得失的險峻局勢下,林素均的“犧牲”實則是成就了行動黨的“大我”。借旗出征,是情勢所逼的無奈選擇,尤其是砂州華裔社群對“月亮”(伊斯蘭黨)迄今並未敝開心扉,若領伊斯黨發出的兵符將等同是走險棋。而美里國會選區的選民結構,華裔選民的比率高達57.39%,是行動黨的大票倉,不能犯上兵行險著的大忌。

也在別無選擇的無奈之中,欲借用“藍眼”(公正黨)的旗幟上陣,就不能擺出過往的高姿態,因此在爭議選區上就必須有所謙讓。也因為必須借旗上陣,在公正黨本已不願放手讓出美里國席的出戰權,其中一方就必須有所退讓,而如今退無可退的必然是受制於時局的行動黨。

兩虎相斗,必有一傷,在“邁向布城”大目標的長征路上已不容許破局的出現,唯有一方退讓,才能成就大局。既然公正黨不願鬆手,行動黨就必須識時務,盼望一步的往後退,換來海闊天空的順境。

對行動黨,或是黨員而言,危機當前,個人的得失都應該置於身外,黨的生死存亡重於一切。暫時的借旗,不意味已失去棲身之所,因時局而忍痛割讓,也不代表失去的從此要不回。

今日之後,行動黨暫不能揚起火箭的旗幟,只能高唱你是我的“眼”。宗旨不變,立場依然,選民在那雙明亮的雙瞳里,還是會看到閃亮升空的火箭。

20-4-2013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