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等待換來一場空

26-6-2013如果,今天的她還活著,也許已為人妻,為人母。

如果,7年前的遭遇是她生命中注定難逃的一個劫數,昨日的宣判,是硬用“污點”玷污了她的生命。

人已走,命已逝,生命已不能回轉已是叫生者肝腸寸斷,怨嘆老天何以如此苛待芳華正茂的女孩?然而,“證據不足”4個字,卻是讓難以結痂的傷疤,被人無情地撒下一把鹽,呼呼雪痛。

法律,還不了家屬痴盼7年的公正。法律,讓家屬盼到的是又一次的撕心裂肺,再一次的痛不欲生。

7年過去了,兩千五百多個日子消失了,家屬的心情曾經乍悲乍喜。悲的是,兇手曾經一度逍遙法外,對待雪的沉冤有咬牙切齒的痛恨。喜的是,天網恢恢,嫌兇的落入警網,讓家屬在承受難以撫平的喪女之痛,又迎來有望破案的曙光。

但戲劇性的轉折,敗在證據的不足,好不容易從深淵緩慢攀蠅而上的家屬,此刻似是被人無情地踹了一腳。

“私處有第三者的精液……”一字一句如捅在心口的利刃,也難怪朱父在聞判後傷心欲絕,激動得企圖從法庭的二樓躍下。

“女兒啊,法律無法還給你公正,卻還硬生生奪走你的’清譽’,我怎能向已化成灰的你交代……”朱父未能說出口的哀痛,對女兒的萬般愧疚都想隨著一躍而下了結。

所謂的證據,沒有還原事情的真相,無法還給死者遲來的公正,證據讓她的死在一切講求有利論述和證物下,白白被犧牲了。

因為證據的不足,當年那個對朱玉葉狠下毒手的淫魔,逃過法網,咧齒冷笑。

因為不能證明是誰對青春正盛的女孩起了歹念,女孩蒙受的冤與恨,難道要像傳說中的瑪蘇麗,要用七代的詛咒來印證她的清白?但瑪蘇麗只是關於浮羅加怡島的一個哀淒的傳說,而朱玉葉卻是殘酷現實的犧牲者。

26-6-2013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媒眼觀四方。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