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差生的處境

“從小學到中學,我承認,我認識的馬來文生字和英文生字是‘有限公司’。

台上的老師,你有你講,台下的我神游太虛。

除了基本,真的是最基本的詞匯,譬如ini、itu、ayam、itik、sekolah……,這些最簡單的詞匯之外,絕大部分的詞匯,就像很多人的戲言“它認識我,我不認識它!”

6年在華小的生涯,嚴格來說是逃避面對國英文,升上中學,進入過渡班更是夢魘的開始。大家都說,過渡班是讓從華小升上國中的孩子,打好基礎的重要階段。但是,我連基礎都沒有,所以過渡班是名副其實的混日子,上了中一、中二,我強烈感覺到,我不過是肉身待在課室,我的思緒早已飄到課室外。上課,彷彿不是為了學習,只是為了向父母交差,向社會交代。”

上述的情況,不是虛構,而是真實的發生在很多從華小升上國中的孩子身上。母語教育當然是優先,但是生活在文化大熔爐,三語並重的高帽,卻把他們壓得喘不過氣,更像迷途的羔羊,茫然不知去向。

教育大藍圖的付諸,提升國英語的掌握,大方向是對了,但重點是要如何實踐。

糾纏和爭議的,不是你堅持的210分鐘,還是我不再妥協的240分鐘,拉鋸中,學生能否吸收、消化,才是應該被擺在首位。

對於基礎打得好的學生,增加學習的節數和時間,提升課文的程度,對他們的難度不高,甚至可能很快就能適應。但對於占大部分比例,吸收和學習能力與資優生有很大差距的落差生,他們的處境才是最迫切需要關注的。

對落差生,增加節數和時段,等於是增加他們學習的“痛苦”,而課文程度的提高,更是“苦上加苦”。補習或許是輔助他們的其一管道,但未必能有效拉高他們的程度,提升他們的學習進度。他們需要的未必是最優秀的教師,但渴切需要的是可以誘發他們學習興趣,引領他們找到學習竅門的教師,這比抽象的大藍圖計劃,來得更實際。

華小畢業後,選擇只有兩大類,不是進入國中,就是跨入獨中、私立或國際學校的門檻。可以肯定的是,進入收費廉宜的國中仍是大部分華小生的選擇,獨中、私立或國際學校生的比例占小數,也基於此,要如何協助這群華小生與國中教育接軌,才是重中之重。

資優生只占總數的小撮,更大部分的學生屬於程度中等或是低的程度,要提升他們將來踏出社會的競爭力,不是協助他們輕鬆取得一紙文憑,而是協助他們跟上進度,用知識裝備自己。

11年義務教育決定的不只是下一代素質孰高或低,也讓人看出這個國家的教育制度是成功還是失敗。

10-9-2013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媒眼觀四方。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