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哈迪的“失憶”

“赫赫有名”的M計劃,扭轉的何止是沙巴州的政治生態,因為這項當年不能公開說但已是公開的秘密,確實改變了沙巴州的人口結構。

M計劃的M字母,代表的究竟是前首相馬哈迪的M,還是馬來西亞的M,這已沒有追究的必要和意義。當年政治局勢的風起雲湧為M計劃起了推波助瀾的效用,而誰又是幕後的推動和操控者,身份早已呼之欲出。

若不是有位高權重者的點頭,耗神也耗力的大計劃,怎可能執行?

若不是有一股力量暗中助勢,非法移民怎能一夕之前,身份獲漂白?

若干年前,在砂拉越州其中一個省份的法庭上,承審非法入境案件的法官想到識破非法入境者身分的妙招,指示被告欄裡的青年即席唱起大馬的國歌,青年支支吾吾,連旋律都哼不出,下場當然是鎯鐺入獄。

然而,當年大量湧入沙巴州的非法移民,無須會唱大馬的國歌,也不必苦練沙巴州的州歌,他們只要摸透“門路”,填好表格,再奉上10令吉,經鍵盤輸入資料,電腦熒幕上即出現他們是Malaysian的字眼。

可悲,區區10令吉就可讓一個外來者不必再偷偷摸摸過日子。可恨,一張10令吉換來的身份證,明知是一齣自導自演的《狸貓換太子》,卻還能大搖大擺地走入投票站,履行“公民”義務。

前首相敦馬哈迪昨日在沙巴非法移民皇委會聽證會上全然否認自己涉及這項計劃,還聲稱是近期才聽聞這項計劃。

馬哈迪不是健忘,更不是失憶,而是他浸淫官場久了,早已深諳選擇性遺忘的生存法則。若要他評論他當年欽點的前班人,也是前首相敦阿都拉的功與過,馬哈迪會咬牙切齒地講述自己當年是如何看走眼,甚至一些細微小事都能鉅細靡遺的描述。唯獨對於諸如身份證計劃,他可以不當一回事,把記憶從腦海裡抹去。

然而,馬哈迪能抹去的僅僅是他個人的記憶,卻不能一鍵刪除早已在烙在民眾腦海中的記憶,這些記憶包括他曾經親口承認在位時曾經“合法”發出大批身份證給外來移民。

沙巴州在短短10年內,人口一度激增數十萬,單是這一點,馬哈迪確實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12-9-2013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