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6,平等夢

說起來,大馬人還得感謝5年前那場驚天動地的政治海嘯,為人民捎來了一份政治禮物―916,馬來西亞日。

這份政治大禮,讓大馬的子民從4年前開始,每年增加一天可以吃喝玩樂的公共假期。

若不是政治票倉效應發酵,大馬也不會在2010年開始,邁入“雙慶”的時代,“雙慶”不是雙國慶,而是一個以“獨立日”(8月31日),一個以“馬來西亞日”(9月16日)稱之。

首相納吉於2009年上台後的其中一項重大宣佈即是頒佈馬來西亞日,以“獨立日”和“馬來西亞日”區別,某種程度上化解了輿論多年來糾纏於爭議大馬國慶究竟該是831還是916的尷尬,也試圖止住政治人物繼續在這課題上作文章。

也在“國慶日究竟該落在哪天”的爭議色彩逐漸淡化下,一些政治人物又轉移目光,把焦點轉向鼓吹“沙巴人的沙巴”或是“砂拉越人的砂拉越”,甚至在4 個月多前落幕的大選中有候選人提出了“婆羅洲議程”。有趣的是,不管是“沙巴人的沙巴”、“砂拉越人的砂拉越”或是“婆羅洲議程”,都引不起砂沙人民的太大共鳴,而倡導“婆羅洲議程”的候選人連競選的按柜金都不保,箇中又帶出哪些值得推敲的訊息?

當年納吉宣佈法定“馬來西亞日”時,提到“東馬在國家發展的過程中不應該受到忽略……”,觸動了砂沙人民內心深層的感受,沒有感激涕零於遲來的“肯定”,內心倒泛起糅合心酸無奈的複雜情感。

爾今,從宣佈至今近4年的日子飄逝,東馬並沒有真正融入發展的主流,被邊緣、被忽略依然是很多人民心中最無力的控訴。

走一趟被戲謔稱為“死亡大道”的泛婆幹路,悲涼之情油然而生。10年、20年過去了,它依然是那條民眾最熟悉的既窄且彎的道路,死亡的陰影籠罩心頭,揮之不去。

當台上的領袖神情激昂地高呼要讓鄉民踏上資訊工藝的列車,拉近城鄉逐漸擴大鴻溝,鄉民望著手上貼著一馬標誌的電腦,只能深沉一嘆,連基本的通訊設備都沒有,以互聯網與社會接軌,仍是遙不可及的夢。

也當領袖鏡頭前派起大水槽,言語間有意無意地觸及“感恩論”,鄉民望著大水槽,心頭想的是何時才能盼到自來水供引到家門前?

大馬的政治局勢近年來因為朝野的勢均力敵而出現相互制衡的微妙局面,而被朝野視為最大票倉的砂沙州,政治人物放眼收割禾稼,編織“砂拉越之夢”的同時,砂沙人民渴望獲平等對待的訴求,也已不再是含蓄,或是被動地默默等待平起平坐這一天的到來。

16-9-2013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筆下真情。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