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需要學習

新聞線上十餘年,最傷感,也最煎熬人心的是寫下或審閱一則又一則父母親手奪去親生兒女的人間悲劇。

每一回接觸這類叫人潸然淚下的慘案,十指游走在鍵盤間敲打,隨著腦海浮現的每個畫面,都讓透過指尖敲下的每個文字泛起淡淡的哀傷。

讀著父親策劃讓全家共赴黃泉可怕計謀的報導,不期然想起的是那個瞇眼笑,喚著富順的小男孩。或許是因為,小男孩的靈位就在父親的靈位旁,每次儜在父親靈位前,細語輕訴對他綿綿無盡的思念,眼角的餘光總不經意瞄向那個刻著小男孩名字的木牌。

若還在,男孩今年已是11歲,可惜在他6歲那年生命已戛然而止,母親割了他的雙手腕,再用繩子緊勒他的脖子,而男孩的母親也以更慘忍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喝除草劑、割脈、再上吊……

這不是我的家鄉―詩巫,第一次發生讓人扼腕的悲事。小男孩走的4年前,還有一個年輕媽媽帶著年幼的孩子尋死,但死神給她此生最殘酷的懲罰是孩子死了,年輕媽媽卻在一世的良心譴責中繼續苟活。

數月前,男子殺妻再奪走一對子女性命,震撼社會的悲劇,不也讓人彷如鉛塊壓心頭,也困惑於究竟是愛的包袱太沉重,沉重得讓人幾近窒息,一念之差下,欲奮力甩開它?

你說,這些奪去兒女性命的為人父母不愛他們的子女嗎?不,或許正因為愛得太深,一時被蒙敝的理智讓他們瞬間戴上猙獰的面具,淪為被旁人唾棄的劊子手。

愛可以高尚,一時的偏念,也讓愛變成自私。

也正是同情他們對愛的錯誤理解和詮釋,更讓人不忍於苛責他們因一時的愚昧而鑄成此生再也無法回頭和彌補的滔天錯誤。也由於社會上相繼發生警醒人心的反面教材,讓人驀然驚覺,愛,不全然是與生俱來的本能,愛是需要學習的,學習不附帶條件愛一個人,愛別人的同時,得先學習愛自己。

愛不是占有,愛是包容;愛不是我中有你已足矣,而是你中亦有我;愛也不是一味地退讓、妥協,而是進退有序。

親手結束兒女生命的父親或母親都是殘忍的,法律讓他們為個人自私無比的行為付出失去自由的代價,而此生難以擺脫的最殘酷懲罰,還在於終生囚禁在心靈的桎梏。

連齣悲劇的釀成,根源在於愛已變調和變質,解決問題終須回到源點,重新審思愛的定義,認清愛的本質。

23-9-2013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筆下真情。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