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那年事

葉落但不能歸根的陳平,早已化為一縷青煙。

他揮一揮衣袖,帶著今生未了的心願奔向另一個生人不能觸及的國度,但關於他的點點滴滴,有緬懷,有爭論,還有憤懣的言論,依然在人們的耳際響起。

關於陳平的爭議,讓我不期然想起隔著南中國海的砂拉越,當年同樣歷經一段風風火火的動蕩歲月。

因為馬共的存在,不知實情者也給當年這批活躍於砂州地下組織的份子冠上“砂共”的稱呼,而事實上曾在砂拉越歷史事跡中寫下一筆的只有“砂拉越解放同盟”和“北加里曼丹共產黨”,沒有“砂共”的名堂。

那些年,這群為反帝反殖而投奔大時代洪流中的青春兒女,如今不是兩鬒雙白,就是已垂垂老矣。

驀然回首,往事已如煙。我曾小心奕奕地詢問以“老朋友”相稱的他們,回首前塵,午夜夢迴時內心可曾泛起一絲悔意,回應者只以淡然的口吻說:“一切是時代使然,往事值得回味……”

沒有對與錯,沒有是與非。置身當時風起雲湧的大環境,也若是時光真能倒流,誰又敢斷定,在當時人人編織夢想,也在這批人視為是波瀾壯闊的鬥爭中,你不會被這股氛圍感染,成為前撲後繼的其中一員?

那畢竟已是歷史篇章的其中一頁,誰成就了轟轟烈烈的運動,誰又負了時代賦予的使命委托,一切已不重要。時間將沖淡的不僅是人們曾經鮮活的記憶,當那一代人像陳平般逐一揮手告別,漸漸地淡出人們的視線時,記憶也將塵封。反帝反殖,甚至是“烈士”的稱號,對後代它將會是懞懂,甚至是極度陌生的名詞。

廿餘年前的放下武器,走出森林的那一刻,那一群以青春付出代價的男男女女已悵然明白,一切已成為過去,放下的不只是武器,還包括曾經執著的理想和鬥爭。

參加“老朋友”的活動,閱讀他們出版的書籍,有難以言喻的複雜情感。“老朋友”的組織成員只有減沒有增,即使有後代的加入,終究欠缺的是那一份特殊的情感,曾經福禍相依的情誼。至於那些述說在林中艱苦生活,又或是重挑的矛盾支節,已是各自表述,糾纏於爭辯誰對誰錯,也已辯不出一個所以然。

那些年,那些事,如今看來只是歷史長河中的一小段故事。縱然當年如何鬥志昂然,如今回想,只有唏噓和感慨。

和平行動讓長達十餘年的武裝鬥爭和動蕩局面劃上句話。我不認為,當年這批長年在森林內戰鬥地下份子是“英雄”,但不能不認同,若沒有當年他們的主動放棄(是時局所逼也罷),也沒有今天和平的砂拉越。

和平備忘錄的簽署,即使不能做到一簽泯恩仇,但至少要有放下的氣量。漫漫人生路,何苦頻頻回望來時路?

30-9-2013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