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社會的錯?

中國著名歌唱家李雙江的兒子李天一涉輪姦案被判刑10年,最震驚的不是當事人刑法之輕,而是做母親的,在兒子身陷囹圍後依然沒有醒悟,從未意識到是身教、言教的徹底失敗,讓兒子付出了10年自由的代價。

李天一的母親夢鵨那番在兒子被定罪後仍極力為兒子辯駁的說詞,讓人心頭一震,也豁然明白,古語有雲“上樑不正下樑歪”自是有它的道理。

“這是社會環境的影響和孩子交友不慎……連上海的4個法官(嫖妓事件)都在這樣的一個環境失足了,孩子們怎能經得起這樣的誘惑?”一個母親如何以畸形和過度的寵溺方式摧毀孩子本來該有的正直人生觀和原本可期的未來,都在這番謬論中暴露無疑。

“這都是社會環境的影響……”,震撼和咋舌的程度不遜於3年前同樣在中國爆紅的“我爸是李剛!”的經典語錄。

打從出生開始,李天一過的是錦衣玉食的生活,15歲,還未達開車的法定年齡,母親送給他的禮物是無數人窮其一生都買不起的寶馬轎車。闖禍鬧事後,母親給他的“教育”不是痛斥他一頓,而是讓他錯誤相信,捅再大的婁子,犯再荒唐的錯誤,一切都可以用權和錢擺平,父母是他的靠山。

我們的身邊或許沒有如李天一般犯下彌天大錯仍不知自己何錯之有者,但在不少新生代的身上我們看到的是李天一的縮影,共同的毛病是缺乏生存的能力、反省的本能,還有承擔責任的勇氣。

“一切都是社會的錯!”當愈來愈多的新生代把這句話當成是對社會的反諷和控訴時,我們感嘆於“社會”這名詞太抽象,也不禁要感嘆,社會不正是由個人構成?要影響、改變社會,必須回歸到人的本質,本質的好與壞還須從品格的培養和塑成的基礎點做起。

我們不缺有知識的新生代,唯獨欠缺有智慧,有擔當的特質,更匱乏的是端正的態度。聞名全球的經濟學家大前研一分享他如何教育兩個兒子時就點破了“教育不等於調教”的迷思。

在校園內聽到最多家長之間的對話是對老師一時失察,誤扣孩子試卷上數分而有微言,耿耿於懷於孩子的排名,也有孩子在父母長期的調教下,這些孩子也養成對分數緊張兮兮的態度,表現稍有滑落立即表現郁郁寡歡。儘管很多家長嘴裡嚷嚷分數不是唯一,但看許多家長忙裡忙外把孩子往補習班或才藝班送,我們才意識到“教育=分數的追求”的錯誤思維,依然深植在許多家長的心裡。

容我再引述大前研一的話“如果家教不好,去再好的學校也沒用!父母教給孩子的四種責任,是對自己負責、家人負責、公司負責和社會負責。”

回看李天一的案件,問題的根源就在於家庭教育的失敗,也包括個人對甚麼是基本的責任和道義根本不知所以然的大問題。瞭解這一點後,我們還能說,一切都是社會的錯嗎?

7-10-2013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