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萊的雙語之路

談起鄰國,予以我們深刻印象的不是競爭能力頗強的新加坡,就是年年為我們送來嗆鼻煙味的印尼。位處婆羅洲北部的汶萊,卻常在我們的記憶之外。

對於汶萊,一般人對它的認識不外乎是它因豐富石油資源帶來的富饒,金碧輝煌的皇宮,令人艷羡的福利制度,還有廿餘年來當地人民一直享有全東盟最低的油價。

上週短暫數天的汶萊之行,對它的好奇和探索不僅在於它的富甲一方,更感興趣的是鮮少人瞭解的當地教育制度。

作為馬來裔人口占超過85%的汶萊,馬來語作為官方語言的地位自是無庸置疑的。出乎我意料之外,由汶萊蘇丹哈桑納博爾基亞領導的政府推行的教育政策不是單元教育政策,而是走雙語路線,而且早在80年代就已實施。

即使掛名為華文學校的私立學校,也必須奉行雙語政策,華文僅是學校教導的其中一科,不是必修科,更不是必考科(華文的地位會否受到衝擊,這又是題外話)。

或許曾經是英殖民地之故,加上汶萊蘇丹本身留學英國的背景,他對於子民的教育格外重視,國內唯一的大學―汶萊大學同樣貫徹英語為主要教學媒介語,教學水平與素質相當。也由於人口稀少,近半教學人員從國外聘用。

我嘗試瞭解當地人民對雙語政策的看法,絕大多數是點頭認同,包括一些口操流利英語的馬來裔子弟也都認為,雙語政策為他們打開面向世界的窗口,是有利而無害的政策。

沒有種族利益的牽絆,也沒有地位受動搖或是受威脅的不安與惱怒,這種敝開心胸,認清現實的思維與大馬境內時而爆出種族或極端言論的現況有太大的差別。

當地一位華社人士的看法則是,在馬來語地位受鞏固的大前提下,政府也意識到馬來語價值的局限性而接受英語是國際語言的現實,要培養國民的競爭能力就必須摒棄單語政策,往雙語的大方向行走。與此同時,汶萊政府也在教育決策單位內大量吸納國外專才,由專才草擬和推動能符合國情又能與世界接軌的教育政策。

回國後,翻閱報章讀到教育部長慕尤丁以中日韓用母語教學為例,認為大馬的國立大專學府應逐步把教學媒介語由英語改為國語的新聞報導,回想起在汶萊接收的訊息,心裡突然泛起強烈的對比,心頭還有微酸的感覺。

在經濟發展的勢頭上,大馬不僅早已被新加坡、印尼等周邊國家遠拋在後頭,在改變國家未來際遇的教育路上,大馬的腳步似乎也跟不上汶萊的步伐,在思維格局上已經逐步走向劃地自限,前景堪虞。

新加坡前資政李光耀當年在島國推動雙語政策,也致使他一生背負意圖消滅華文的罪名,針對李光耀的議論我不想在這篇文章中評論,但他曾說:“語言政策可能會成為經濟成功的關鍵,它確實能決定一個國家的成敗”,是我頗能認同,也認為是中肯的談話。

大馬的語言政策若要逆全球發展趨勢而行,吃虧受苦的永遠會是人民。

14-10-2013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