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教奴?

教師的工作不正是解惑授業、批改作業、考卷,一年有超過兩個月的假期,薪資等福利好,又手捧許多人艷羡的鐵飯碗嗎?也許你和我一樣,對一些執教鞭的朋友嗟嘆這份工作越來越不易為,感到極度不解,甚至還帶點不屑。

直到近日有人語重心長地告訴我,在大馬,教師的工作是教(mengajar)不是育(mendidik),我如當頭棒喝之餘,又聽聞有教師因為沒日沒夜進行網上輸入系統工作,心理上對工作造成倦怠和厭惡,也浮現一些諸如焦慮或壓力超負荷的情緒病,而生理上也陸續出現過勞等令人憂心的病症。

前些天,有朋友捎來訊息,說是一名教師深夜起身上網輸入成績,卻累得撲倒在電腦前,悄悄走完人生路的悲事。這名教師生前是否患有病痛,我無從問起,也不排除身體的不適是造成她猝逝的原因之一,但從悲事中萌起的疑問卻是為何教師得在別人酣睡時勉強自己在夜闌人靜時,執行繁鎖的資料輸入工作?這些既耗時又耗神的行政工作,為何又要全國43萬名教師一肩扛起?

我私底下向在職教師瞭解,驚訝於需要他們日常執行輸入資料的系統,已到了他們一時難以數算得出的數目,甚至還一時說不出這些系統的名堂。“除了比較廣為人知的SAPS、PBS、SPPBS,另有三語報告、課程報告、輸入學生個人資料和成績等,還有一連串由不同字母組成的系統名稱等……”朋友皺著眉略唸了幾個名字,臉上掩不住的是無奈的神情。

教師申訴這些系統的不穩定、網絡如龜速,教師為了“搶線”不得不夜半起身工作,心力已交瘁,偶爾還得代上頭準備論文資料,差點脫口而出的那聲“不”字,腦海適時閃過年度的評估,想說“不”的勇氣和理智都瞬間消失殆盡。

也縱然解決了網速的問題,但根本的問題依然存在,大量的行政工作讓教師在埋首文案和十指飛快在鍵盤上敲擊時,偶爾還得分神備課、處理學生各式各樣的問題,到頭來不禁自問,除了像極電腦輸入員,把課本內文往學生腦海的記憶庫輸入,也顧不得他們是否能吸收,“教”的工作算是做到,但談起“育”的層面,但還有千言萬語不知該從何說起的感慨。

節錄引述一名老師的自我調侃:“開周會時;老師是演講家;大掃除時,老師是校工兼園丁;兒童節時,老師是綜藝節目主持人;學生打架時,老師是評審兼法官;學生沒心上課時,老師是小丑,打了學生一鞭時,老師是殺人兇手……”,看似引人發噱的貼切描繪,卻也有叫人振奮不起來的無力感。

至聖先師孔子強調的傳道、授業、解惑的神聖使命,新一代的教師又做到了哪些?為何一些躊躇滿志、滿腔熱情跨入杏壇的年輕男女,不消三五年昔日的壯志豪志已不復在。

教師們發自內心深層的怒吼:“我們不是教奴!”,會如空谷回音,還是只是囈語?

星洲日報/筆下真情
4-11-2013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砂拉越古晉博愛協會理事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學報《探索者》編委。 ●無語良師計劃屬下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成員 ●ACADEMY FOR SILENT MENTOR TRAINING CENTER, Research Ethics Committee member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星洲日報》之〈星洲會客室〉視頻欄目主持人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 ●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撰寫專欄。 ●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