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加薪,全民買單

州議員調薪的“風潮”從砂州傳染到西馬,從霹靂、雪蘭莪、吉打再到檳城,從州議員到行政議員(砂州稱之為部長或助理部長),也像普羅大眾一樣,領袖也皺起眉頭,攤開雙手,搖頭嘆道:“錢不夠用啊!”

在通脹的壓力之下,州議員要照顧選區龐大選民的需求,單靠未調薪前那區區數千令吉確實是杯水車薪,分分鐘還面對入不敷出的窘境。面對選區上民眾不同的需求,還有紅白事等意料不到的應酬開銷,議員偶有阮囊羞澀並非不可思議。

議員也是人,需要養家餬口,也像你我一樣,需要每月為攤還房貸、車貸而發愁。我認識的議員當中,就有議員為了節省開支,不得不省下聘請助理的費用,實行“包山包海”的工作策略,從瑣碎的發文告到日常工作安排都一肩攬在身,走精明撙節開銷的路線。

今年5月初,砂州州議會會議通過提高州議員薪資的法案,朝野議員罕有地一致毫無異議的通過,消息一傳開,坊間立即議論,質疑說好的共赴時艱,何時變成說話不算話?在野黨的議員私下告訴我,加薪是首長泰益瑪目間接助了在野黨一臂之力,讓在野黨的競選大軍有更多經費往進軍鄉區的大計昂然挺起。這番話說來不無道理。

朝野領袖為加薪羅列種種的理由,不外乎是為了取信人民,讓百姓接受調薪是迫不得已的決定。儘管如此,民眾可接受加薪的必要,但不認同,也並不意味同意調薪相等於接受調薪的幅度,尤其是數倍以上的大幅度調薪,更是許多企業和大財團所忘塵莫及的。

更讓普羅大眾心有介蒂的是,當權者的決定並不是全民的共同意願,而是少數人的拍板敲定,最終必須由全民買單,民眾連說No的機會都沒有。串街走巷收集民意,問起十人恐怕十人都會告訴你心裡在犯嘀咕,究竟誰是主,誰又是僕?本該是少數服從多數,曾幾何時是多數被少數牽著鼻子走?

一口氣調漲數倍之高的幅度,雖說是累積了頗長的一度時間再一次過調漲,但對比私人界,恐怕這樣的漲幅也是大企業和大財團難以媲美的,而打工一族不是原地踏步就是微小幅度的調整,深受刺激之餘,也只有羡慕和妒忌的份。

既已是不能改變的事,有份買單的你我從此刻起就要化羡慕和妒忌為一股監督的力量,全力盯著這些曾經自我謙稱為僕的議員們最好打十二分精神好好做事,人民要看到的是付出與所得必須成正比。

加薪也意味民眾即起可以用更高的標准來檢定和評估眾議員的表現,領了高薪卻又不爭氣或是繼續蒙混過日子,休怪有朝一日被攆,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呼天搶地哭訴不看功勞也得看苦勞啊!

星洲日報/筆下真情
2-12-2013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