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之憂

28-2-2014若要用一句成語來形容大馬的教育政策,“朝令夕改”會是許多人票選的首要答案。

往深一層探究,朝令夕改的根本原因究竟是出在政策的問題 ,還是負責構思、敲定、再到落實貫徹的教育部?

在大馬,很多關乎教育發展的政策,湧現矛盾和重重問題並非錯在於政策,而是執行的人,也即是說一項政策之所以備受詬病,很多時候是因為執行者的視野缺乏宏觀,眼光困鎖在小格局中。

除了近日教育部宣佈將重新檢討的校本評估制,80年代落實的3M制和一度鬧得沸沸揚揚的英語教數理政策,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

就說英語教數理政策吧,前首相敦馬哈迪當年決意要推行此政策時一心一意希望借助這項政策搭建的平台盡早達致成為先進國的目標。馬哈迪的本意和出發點都是好的,無奈馬哈迪的步伐太快,也太急,當他野心勃勃地勇往直前時,忘了回頭望一望,渾然不知尾隨在後的人群嚴重脫隊。於是,針對英語教數理政策的批評聲浪此起彼落,學生茫然,缺乏英文根基的教師更是不知所措。

也就在眾人逐漸接受政策之時,教育部突然來個緊急剎車,宣佈停止英語教數理政策。
近日喊停要重新檢討的校本評估,也是在教育界人士不看好的情況下高調落實,而事實證明它確實問題不斷,單是強制規定教師把林林總總的資料輸入不同的系統,即因為系統的不穩定而激起教師的群起反彈。

然而,校本評估並非一無是處,從正面來看,這項制度落實的本意是擺脫考試至上,以學生平日的課業表現,包括手工和創意等來評估學生的吸收能力,而不是單憑一張考券評定孩子的水平。

一些科目,如科學也注入新元素,借助一些美工課業鼓勵親子互動,也讓孩子通過動手制作體驗學習的樂趣,感受到吸收新知不是沉悶的通過課本吸收,而是可以借助發揮創意和想像力,讓學習更活潑有趣。

有趣的是,過往不少家長控訴填鴨式教育剝奪孩子的童年樂趣,成績至上的學習模式把孩子個個打造成考試機器,在拼名次、追求高分的大環境下,學習本質已被扭曲,唯當校本評估開跑,最先感覺不適應的倒是家長,擔憂不再考試後孩子不知為何而學習,更有部分孩子認為既然沒有考試,何必溫習功課?

教育是改變國家面貌,驅動國家走向文明發展的利器,教育部扮演的角色又豈止是制定和貫徹教育政策,更大的作用和功能是以前瞻性的目光引領大馬子民跨前一步又一步,可惜教育部這些年的表現,讓人對大馬教育的未來充滿憂慮而不是滿懷信心。

28-2-2014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砂拉越古晉博愛協會理事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學報《探索者》編委。 ●無語良師計劃屬下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成員 ●ACADEMY FOR SILENT MENTOR TRAINING CENTER, Research Ethics Committee member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星洲日報》之〈星洲會客室〉視頻欄目主持人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 ●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撰寫專欄。 ●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