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巫師更可惡

15-3-2014(1)頓時,椰子、地毯、竹籃、拐杖躍上國際的殿堂,為2014年的大馬旅游年,添加了“宣傳”效果。游客抵達吉隆坡國際機場,腦海里浮現的不是“馬來西亞─真正的亞洲”這句口號,而是想起了一個長者拿著兩粒青椰,口中唸唸有詞……

太多人把巫師作法的那一幕當作是年度超級笑話來看,也確實這是讓人目睹後忍不住飆淚的笑話,但眼淚卻又蘊含了心酸和無奈。

若說,巫師的行為是低級和幼稚,丟光了馬來西亞人的臉,那些事後極盡消遣,無限放大這不過是巫師個人的行為,豈不也在自我貶損?登入社交網站,父親和兒子坐在地毯上,臉露笑容,手作劃槳的姿勢,畫面表達的涵意是對巫師無謂動作的反諷,然而這個父親卻也錯失了教育兒子的珍貴機會。

換個方式,若作父親的試著向孩子解釋巫師作法除了是為客機上的239人祈福,只是這種行為帶有爭議,也可能不會帶來任何實質的效果,教育的成效遠比借機挖苦和嘲弄來得更有意義。

是誰安排巫師在機場施法?又是誰付費?再多的爭議,都對眼前看來茫然無頭緒的搜尋工作沒有實際幫助。網民把創意用在不當的地方和錯誤的時間點,把美國總統奧巴馬兩年前觀看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演說的照片,移花接木變成奧巴馬在觀看巫師作法的新聞,惡搞的行為已經很不應該,但更不應該,也讓人覺得不齒的是,還有政治人物在合成照片廣傳後迫不及待轉發,一個簡單的按鍵動作,背後的意義卻不簡單。

政治人物按鍵的動作代表的是未經查證即誤導民眾和追隨者,也代表政治人物沒有以嚴肅的態度看待這起關乎239條人命的大事件,反而為逮到政敵的痛腳而伺機消費一番,為找到大作文章課題的機會而表露難掩興奮的神情。這是長期政治憎恨引發的後遺症。

我們不期望政治人物此刻為政府出謀獻策,但在這起儼如是“國難”的非常時刻,政治人物即使做不到把政治歧見擱一邊,但至少可以展現力挺到底的風度,所有的批評應該是公正、客觀,更不應該盲目起舞,最低限度是開腔前先自我過濾,判斷訊息的真偽。

同樣,在客機於上周六失聯後,立即有一些政客忙著炒作,胡亂把客機失聯與陰謀論扯在一塊,甚至以似是而非的謬論自圓其說。而近日更有人熱炒副機師邀請女乘客進入駕駛艙,彷彿影射副機師的操守有問題。眼前不是揭瘡疤的時候,更何況機上239人生死未卜,刻意炒作是缺乏對人對己的最基本尊重。

比起巫師,這些趁機落井下石,羞辱自己國家者不是更可惡,更需要受到譴責 ?

15-3-2014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砂拉越古晉博愛協會理事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學報《探索者》編委。 ●無語良師計劃屬下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成員 ●ACADEMY FOR SILENT MENTOR TRAINING CENTER, Research Ethics Committee member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星洲日報》之〈星洲會客室〉視頻欄目主持人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 ●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撰寫專欄。 ●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