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哀的笑點

hlp2也許是客機失蹤後,我們都籠罩在壓抑、低迷的氛圍中,所以“體恤”百姓的政客想方設法,總要制造點笑料,想博大伙兒一笑。

也或許是客機失蹤事件在近一個多月來占據了報章的大小版位,舉凡和客機無關的新聞,瞬間連點綴的邊都沾不上,於是政客得絞盡腦汁制造一些新聞,保溫之餘,又能創造話題,也不管這話題是內容空洞得叫人乏味,還是讓人哭笑不得的低級言論。

又或許,大馬的子民都是一等一的馴民,對於政客似是而非的言論習慣於默默接受,是好是壞,是褒或貶都習慣於收藏心房,不善於搞毒舌批評這一套,不會左右開弓搞人身攻擊,在環境的訓練下長期培養對垃圾言論的無限容忍,所以政客都把社會當成戲台,三不五時就粉墨登場。

距離真正的先進國,我們還有漫長的一大段路要走。放眼望去貪污濫權、績效不彰、種族政治的夢魘依然如影隨行,而號稱票選的人民代議士有遠大視野和抱負者卻是屈指可數,政壇充斥的是目光短淺的政客。這些政客無法意識到國家腐敗的程度已到了嚴重的地步,反而對女議員裙子的長度更關心。他們因為不經意瞥見女議員的膝蓋而忐忑不安,甚至喋喋不休,卻無視於國家一籮筐的問題比看到膝蓋更重要。

更多的時候,不知是議員不善於表達,還是陳述問題的方式必須像排練一齣舞台劇般,有紅花綠葉還不夠,還要帶備道具和佈好場景。作為職業女性,比一般女性更了解職場、家庭皆兼顧妥當從來不是輕鬆事,也樂見更多公私企業落實在職場設托兒所,但納悶於議員們帶著娃兒在國會下議院的走廊外對著媒體喊話,究竟圖的是什麼?總覺得“秀”味甚濃。

當下大馬的氣氛已夠凝重,而政客卻還要注入暴戾的元素,單是言語挑釁還不夠,還要尋求更刺激的以暴制暴,掌摑還不能吸引民眾的眼球,再加碼來個懸賞的劇情,確保它是叫好又叫座。政客不明白,這種互叫囂賞巴掌的戲碼,大部分觀眾根本不領情,在政客刻意炒作的言論和笑點中,只有泛起悲哀的酸楚。

而在客機失蹤事件仍如待解的謎,沉在南印度洋的黑箱還不知是否藏著你我想知的答案,據稱有通靈“神力”的拿督級巫師已自動請纓要飛赴澳洲作法,揚言要用傳統結合科技的方式搜尋還活著的人兒。笑點一個接一個,明眼的大馬人只有笑不出的心酸,距離文明和進步,我們又倒退了好幾步。

14-4-2014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砂拉越古晉博愛協會理事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學報《探索者》編委。 ●無語良師計劃屬下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成員 ●ACADEMY FOR SILENT MENTOR TRAINING CENTER, Research Ethics Committee member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星洲日報》之〈星洲會客室〉視頻欄目主持人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 ●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撰寫專欄。 ●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