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框子政治

29-5-2014兩場補選,最終將烙印在選民腦海的不會是候選人的政論,也絕不會是讀起來已叫人感覺枯燥乏味的競選宣言。

競選過後,激情褪去,民眾津津樂道的不會是哪個候選人以狂風掃落葉之勢擊退對手,也不會是候選人發表了哪些精闢叫人拍案叫絕的政見。

兩場補選,一場已落幕,一場已到最後交手的關頭,但兩場補選的共同點是八卦當道,焦點模糊。

剛結束的武吉牛汝莪補選,選前情勢已一面倒向有利於行動黨,馬華不上陣也使這場補選更顯得冷清,也盡管藍卡巴星受到另3名候選人的攔路,但3人由頭至尾都注定是陪跑,而選舉結果也證明一切都在預料之內,藍卡巴星以超過3萬7千張多數票擊敗對手。

而對大部分的民眾,除了牛汝莪選民之外,除了父親卡巴星留下的光環,他們對藍卡巴星恐怕是認識膚淺,競選期間最“熱辣”的話題,莫過於有人質疑藍卡巴星的性取向,而對於他準備如何沿續父親的政治足跡,在民眾的萬般緬懷中如何把自己塑造成新一代的“老虎”,焦點都一再因為競選主軸的偏離而淡化。

至於將在5月31日投票的安順補選,網絡兵團主攻的也同樣不是政論,而是個人的形象,把選舉當著花邊新聞般炒作。行動黨候選人黛安娜一開始就被網絡兵團找來人有相似的三點式泳照(據說本尊是菲律賓籍女星),顯然是要沖擊黛安娜在馬來選民心中的形象,而她在非穆斯林群體中不披頭巾的作法,強調將反對伊斯蘭刑事法到底,試圖在非穆斯林社群中塑造開明作風的形象,同一時間也將考驗伊斯蘭選民對她的接受度。

黛安娜的對手,也是民政黨主席馬袖強也被人拍到向女選民拜票時,因拍攝角度引發的錯覺,試圖制造馬袖強行為不檢點,對女選民性騷擾的負面形象,唯刻意的抹黑都在女選民中主動說明一切是子虛烏有後化解。只是這種利用性騷擾的罪名惡意破壞候選人的卑劣手法,不僅無法擊倒對手,反而讓人看清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

而黛安娜母親雅米是巫統黨員的身份,原本也可以因為雅米一句:“本想培育一個慕克立茲,沒想到卻是瑪麗娜馬哈迪……”,而突出一個母親接受女兒不同政治抉擇的開明作風,而黛安娜律師的作風及新一代馬來人的形象也可起加分的作用,但黛安娜這初生之犢似乎還不了解政治是多面性,在母親被爆出是土權組織的成員後,一度前言不對後語的態度也成為被攻擊的箭靶,甚至出現不懂得回應而把殘局丟給母親雅米收拾的窘態。黛安娜或非有心說謊,只是她不了解政治的交手是從台前斗到幕後,當她決定上陣時就必須有被人從個人到全家,全面“起底”的最壞心理準備。

兩場補選反映出的不是國陣和民聯誰優孰劣,而是折射出大馬的政治依然走不出小框子的悲哀。

29-5-2014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砂拉越古晉博愛協會理事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學報《探索者》編委。 ●無語良師計劃屬下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成員 ●ACADEMY FOR SILENT MENTOR TRAINING CENTER, Research Ethics Committee member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星洲日報》之〈星洲會客室〉視頻欄目主持人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 ●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撰寫專欄。 ●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