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令吉一堂課

1收費400令吉的一課,相信對這對男女模特兒是超值的。

攝影公司,乃至於毫不相干的民眾,不必付出400令吉的代價,“收穫”同樣是超值的。

超值,在於明白“公眾滋擾”是不能從表面解讀,原來是有多層次的體定義;超值,也在於認清,這個社會對道德的價值觀和事件判定的角度,豈止是雙重,很可能是有多重的標准。

若從法律角度,在刑事法典290條文,所謂公眾滋擾的罪名下,400令吉的是最高的罰款額。這 對男女模特兒主動認罪,推事一判就是最高400令吉的罰款額,間中又說明甚麼?是男女模特兒犯了不可饒恕的過錯,必須判以最高的罰款額予以警告?而警方接 獲民眾的投報後,以出奇高的效率迅速完成調查並提控,民眾在納悶狐疑之餘,不免也好奇,警方未來會否也用同一標准看待民眾的報案?所有案件,不論大小又是 否會以嚴謹和高效率的辦案態度,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調查及檢控程序?

而從400令吉換來息事寧人的角度,這對男女模特兒也算是想法深遠和透徹,也顯示他們的思想成熟,雖然他們的錯不至於如“抓狂姐”,也比不上土權份子的可惡,更沒有如“性愛二人組”般令人厭惡。

繳交400令吉的“學費”,是避免風波無謂擴大,無厘頭演變成種族之間的敏感課題,也認清這個誓言要走向開明和開放的社會,始終無法擺脫保守的桎梏。三點式的婚紗在國外是一種時尚,來到馬來西亞,立刻變成是有傷風化,荼毒大眾的思想。

攝影公司和應邀入鏡的男女模特兒最大的錯誤是沒有深入瞭解大馬的國情,不知道三點式打扮只允許出現在沙灘和海邊,車來人往的馬路不是模特兒走貓步的舞台,也不是耍酷扮靚的地方。

然而,對於“公眾滋擾”這回事,我依然有我難以釐清的困惑。

當舉國因為MH370客機離奇失蹤而籠罩在悲傷和哀慟的低迷氣氛中,那個自稱法力無邊的巫師,帶著地毯和椰子來到吉隆坡國際機場,眾目睽睽下煞有其事地施其法來,讓人不知該哭還是該笑的施法,算不算是一種公眾滋擾?

那個三不五時以捍衛族群權益自居的土權組織,動輒在公開場合出言不遜或是糾眾上警局報案,讓其他種群有被傷害的難受,又算不算是更嚴重的公眾滋擾?

再來是可視為國殤的MH17被擊落的事件,一些政治人物公然嗆聲,認為政府何須大陣仗迎接遺體回國,這種讓家屬極度難受的言論,難道也不算是一種滋擾嗎?

400令吉的這堂課,果然讓人大開眼界。

29-8-2014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砂拉越古晉博愛協會理事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學報《探索者》編委。 ●無語良師計劃屬下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成員 ●ACADEMY FOR SILENT MENTOR TRAINING CENTER, Research Ethics Committee member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星洲日報》之〈星洲會客室〉視頻欄目主持人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 ●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撰寫專欄。 ●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