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上的力量

聖誕過後,也預告著這一年即將走到了盡頭,新的一年正向我們走來。

你是依依不捨地告別2014,還是以雀躍迫不及待的心情,張開雙臂迎接2015的到來?

回顧、展望的當兒,2014年沒有太差,但也沒有特別好,兩起的空難事故,一個“航”字,還不足以概括形容大馬人對失去逾500條寶貴生命,心中最深沉的悲痛。

歲末跨年之際,油價也如吃了瀉藥般猛瀉不停,大馬股市也是一片哀鴻,市道吹來冷嗖嗖的寒風。踏入商場,放眼望去人潮雖依舊,但逛街吹免費冷氣的人多,門前冷落的情景折射出謹慎消費已是許多消費人掙扎求存的唯一出路。

GST會不會化身成一隻猛虎?我不懂,也不敢胡亂置評,唯從經商的朋友開始為明年4月1日之後的日子而眉頭緊鎖,所有的發展部署都在前景不明朗以及 充滿太多未知的變數下,不得已拉起手掣,察覺到前路縱使不至於荊棘滿途,但前瞻未來,迎接我們的會是一個不確定的年代,考驗我們的將是當挑戰的巨浪湧來 時,迎戰的信念是否足夠堅定。

落實消費稅之後,我們需要多長的過渡期去適應和調整?有人說新加坡都需要兩年的時間,大馬肯定需要歷經超過兩年的紛亂和喧鬧,而不管未來是走向更好還是更壞,我們唯一,也必須做的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

告別過去,可以肯定的是,我們已經回不去那個曾經凡事美好的年代,手握幣值越來越薄的紙鈔,我們心裡明白經濟成長的步伐已蒙上層層的陰影;看著被市場炒高的屋價,縱然吃力地在後頭窮追,這個社會注定會有起來越多人過著蝸居,甚至窮一輩子也買不到遮頭瓦的苦日子。

是老天爺也為黯淡的前景而傷悲嗎?聖誕前夕的連綿雨水讓半島多個州屬汪洋一片,有人哭訴天災無情毀了家園,有人怒斥這是犧牲環境付出的慘痛代價。帶 著惆悵揮別這一年不是沒有原由的,當鄰國汶萊發生商家被令拆下聖誕裝飾品,當偏激的宗教狂熱份子把“聖誕快樂”視為禁語,我們還能用鄙夷的眼光,恥笑的口 吻說:“搞甚麼挺中庸?”

我們都愛這個國家,正因為出於對生於廝、長於廝這片土地的愛,我們不能忍受,也不允許激端和偏執有寸土的生存空間,行走中庸、貫徹中庸是為了自己,也為了下一代。

可笑又可悲的是,總有一些人是抱著“凡事必反到底”的畸型心態,你挺中庸,他/她非得硬拗說成是挺政府,瞎掰一番說甚麼已民不聊生還挺甚麼中庸?這些時而看似清醒,關鍵時刻卻扮糊塗、在一旁訕笑的人,貫用譏諷來掩飾他們其實是在耍心機。

郁悶的氛圍中,我們不想繼續忍受極端言論帶來的精神虐待,不能甚麼都不做,更不能任由它惡化,拒絕繼續沉默或許未必會全然扭轉局面,但不開腔則永遠無法讓人知道,力量一旦匯集絕對可以是一股震懾人心的爆發力。

我不知道2015會有多糟還是有多好,但我堅信即使前路難卜也要調整心態,用向上、向善的力量擁抱屬於你我全新的一年。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綿里藏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