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效應漸褪后


儘管對聯邦法院的判決,許多人心裡早已有最壞、最糟糕的打算,然而當預料之內的判決公佈,坊間仍是一片嘩然,夾雜著憤怒、失望的情緒在無數人的血液裡翻滾。

安華即時入獄,政治生涯黯然走向終結。不管是在聯邦法院高喊口號的一眾支持者,還是在網海中喧囂怒罵的網民,他們在質疑背後是否有不言而喻的隱議程,斥責政治的惡斗究竟要把國家唬弄到甚麼地步,更厭惡這種無止境的纏斗,納悶於究竟何時方休?

安華再次入獄,我對無辜的家人寄以無限的同情。然而,當安華入獄的翌日,他的次女努魯努哈在鎂光燈閃爍中,噙著淚訴說要為含冤入獄的父親討回公道,我豁然明白這不止是一場為安華伸冤的政治鬥爭,也是延續家族政治的鋪陳。峇東埔國席補選只待選舉委員會一聲令下,不論眼前這名育有二子的母親是真心誠意要為國為民服務,還是終究會身不由己地被推到政治舞台前,這場補選在同情成份居多的情況下不會掀起漣漪,而國陣也深知,這個議席早已如飛走的黃鶴,一去不復返。

相隔17年,充滿戲劇張力的劇本,再被搬上舞台。既難以置信又百般無奈中,映入眼簾、傳入耳際的“肛交”字眼,讓人臉紅又尷尬。讓你既窘又感詞窮的是,入世未深的孩子似懂非懂的讀著報上的新聞,聽著廣播員侃侃評論連美國也關注的案件,你該如何跟他解釋何謂肛交?

報上連篇累牘,篇篇在字裡行間有隱喻,也有明示這其實是政治惡斗結下的惡果。翻開字典,公正的意思是公平正值,沒有偏私,但在安華的肛交案上,對公正和公義的正規詮釋已是因人和事而有很大的差異,心中那把衡量的尺不再有標准,我們又該如何向下一代解釋道德的准繩早已失去界定?

安華兩度入獄,有人說,烈火該當熊熊重燃,社會是時候重新凝聚一股足以形成制衡的強大力量,但檢視民聯目前團結不足,裂痕猶在的現況,民眾寄望兩線制能走向健康發展的局面,卻又眼見民聯暗流仍洶湧似乎未能成氣候,只能長吁一嘆,民聯先要爭氣,烈火才有望不熄啊!

民聯當下因為伊斯蘭刑事法和地方選舉爭議等因素而凸顯內部實際上並不咬弦的窘態,而安華再蹲牢或是促成民聯暫時性重歸舊好的利好因素,但表面上的和好不是天長地久,有朝一日當效應漸褪,矛盾必將重新浮現。

有一部份民眾確實很同情安華被強行終結政治生涯,唯因同情引起的效應和激情又能維持多久,別忘了歷經916變天謊言和改朝換代的號召並不從人願後,安華的影響力已走向式微。

民聯若不能從失去共主後省思和深刻檢討已到了迫切需要自我先整頓和改變的地步,也意識到若不能達成求同存異的共識,則當效應漸褪後也是民聯走向瓦解時。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綿里藏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