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學”做好父母系列(完):教養用對方式 爸媽不抓狂

2以孩子的眼光看父母,你心目中盼望的、理想的父母會是哪類型?你渴望的父母是對你呵護備至,讓你衣食無憂地在溫室中長大,還是期望父母是讓人從心所欲,無論物質或心靈都能滿足你的需求?

黃益康和熊潔真都是為人兒女,他們還有一個共同的身份,就是輔導員。在輔導室,他們為無助的人兒解憂,也把學習多年的心理和輔導技巧應用在工作上,引導青春男女或是為焦慮的父母,看到問題的核心所在。他們未必是出謀獻策,而是通過聆聽和適時的開導,牽引這些上門求助者觀照內心的自我,找到問題的根源,看到改變的一線曙光。

來到設於聯合教會的恩典中心輔導室的,以父母居多。他們苦惱於孩子的學業問題,埋怨孩子沉迷於電玩或虛擬的網絡世界,為兒女的早戀或感情問題而心煩,乃至於對兒女在行為和情緒上的失常表現而亂了分寸。

■棄預設立場 換個角度看

畢業於馬來亞砂拉越大學輔導系的黃益康輔導不少親子的個案,目睹一些兒女心不甘情不願地隨父母出現在輔導室,或是母親孤身一人上門發出求救的訊號,他的認知和經驗告訴他,改變的起點和關鍵都在父母,一味地要求兒女改變,何不父母先換個角度看待種種親子問題,只有父母放棄預設的立場,改變才有轉圜的餘地。

尤其是兒童,他們缺乏主動改變的能力,只有父母的引導,他們才會步上改變的軌道。黃益康的手上就有不少這類的個案,父母先改變態度,孩子的行為才漸漸改變。盡管過程可能是漫長的,但驗收的卻是喜悅的成果。

在許多父母的身上,黃益康看到他們展現出讓人感覺是辛苦的一面,如影隨行的壓力和焦慮,讓他們覺得當父母是吃苦而不是享受。

他不會甫接觸便直接挑明問題,而是透過近距離的接觸,讓父母反思在兒女的成長過程,自己付出多少。在孩子的世界裡,父母是投入其中,做到適時陪伴,還是在孩子成長的記憶中,最鮮明的印象是父親一頭栽入工作中,在孩子最需要他的時候永遠缺席?抑或是母親永遠是焦慮,關心和緊張的是課業表現,在乎的不是他們內心的需要?

父母的角色必須是一致的,講究協調和相互配合。然而,在現實中我們往往看到,父親多數扮演的是養家活兒的角色,把教養兒女的重任交托在母親的身上,這也是傳統觀念使然。也有部分的父親認為,教育離不開籐鞭,孩子犯錯就必須嚴厲受罰。

一代不如一代?。一代強過一代!

比起上一代的父母,這一代的父母教育水平普遍較高,但角色絕對不輕松。面對層出不窮的青少年問題,很多父母深深感嘆,一代已不如一代。黃益康卻不認同這種說法,反倒是認為如今是一代強過一代。

“科技的緣故讓孩子吸收更多的知識,接觸的層面更廣,父母感嘆一代不如一代,很多時候是因為跟不上孩子的步伐,無法進入孩子的內心世界,強制威嚴的作風已經行不通。”

在孩子不同的成長階段,父母須扮演不同的角色,成長的步伐是一致的。嬰兒時期,孩子需要無限的關愛和照顧,父母的角色宛若是天使,7歲以下的幼兒,父母有責任多引導和鼓勵,塑造孩子的人格,扮演的角色是學習的助理師,陪伴孩子走過兒童期,以愛來推動他的學習,而不是用權威的方式主控孩子的思考。

學者認為,教養模式有四種,即權威權、放縱型,忽視型及恩威型,最理想的是恩威並重,在愛和管教中需求平衡點,給孩子足夠的關愛和陪伴,但不會一味放縱,而是當罰則罰。
黃益康回憶童年生活,兄弟姐妹若做事必然少不了捱父親的籐鞭,媽媽目睹從不會扯住父親極力阻止,反倒是告訴孩子:“你們做錯事,被打是應該的。”縱使摸著捱鞭的屁股哭得唏里嘩拉,黃益康也只能默默的承受。母親在他們痛過、哭過,也安撫之後,就會加以解釋,而父親雖然語氣不好,但也會讓孩子明白錯在哪里。

“長大後明白,我們是在父母給予足夠的愛和管教中成長,遇事或挫折,也比較能以正面的心態去應對。”

■新生代物質豐富 心虛空

黃益康說,用對方式,親子之間的關係可以是很和諧的。他也曾看過快樂的父母,即使孩子已長大,彼此仍維持良好的關係。在養育的過程中,父母必然嚐過酸甜苦辣,有朝一日回頭看,仍深深覺得一切都是快樂的。

父母也曾歷經孩童和青少年的成長階段,應該更能以過來人的心態了解孩子的心理,處理親子問題沒有所謂的誰先讓步,但可以肯定的是,父母的先改變必定最能影響孩子,原生家庭對一個人成長後際遇起著猶深的影響。

拋出假設性問題,黃益康揣測現代孩子的心裡,卻有“活得不開心”的感觸,只因大部分的時間接觸的是冰冷的科技產品,習慣性地用哭鬧的方式要求父母滿足自己的物質需要,一天24小時中,僅有數小時能見到父母。

“現在的孩子其實過得很苦,也很累,累不只是體力,也包括心靈的累,沒有辦法得到心靈的充滿。”黃益康說道。父母或許會很焦慮,也非常不解的看待孩子的不快樂,盡可能滿足所有的需求,賺錢給孩子上最好的補習班,買漂亮的衣服,為何還不快樂?

回想我們的父母也未必是無微不至,把全部的時間傾注在孩子的身上,孩提時代的我們也沒有動輒喊不快樂啊!黃益康點出了問題的症結,“男主外,女主內”不再是社會常態,童年時我們玩的不是平板電腦或電子游戲,橡樛籽、彈珠是我們的玩具,鄰里乃至村落的孩子都是我們的玩伴,在朋友圈中我們自然而然建立了人際關係,在身心靈健康中逐漸成長。

■別帶著情緒溝通

環境的因素,外加工作的壓力,讓這一代的父母特別容易焦慮,若再面對婚姻的不協調,父母容易在不知不覺中把焦慮和壓力轉嫁到孩子的身上,造成親子之間的溝通出現破局。“都是孩子惹我生氣的!”,黃益康說,很多時候其實並不是孩子惹父母生氣,而是父母本身已有情緒的存在,如陀螺旁旋轉在職場和家庭中,在缺於抒發個人情緒下,孩子的一些行為或動作化成挑起父母情緒的導火線,而當下父母和孩子的對話不是溝通,而是用情緒在和孩子講話。

黃益康提到自己的母親善於傾聽,而母親這份細膩的動作來自外婆,她們不會急於指責或糾正後輩所說的話,而是通過適當的回應及耐心的聆聽,讓孩子感受到被接納的這份愛。

黃益康曾試驗給前來尋求咨詢的父母3分鐘的時間說出孩子好的一面,父母不是結巴支吾,就是不到一分鐘就說完。反觀若是要細訴孩子的缺點,父母卻是數落3分鐘也說不完。這種情境意味父母找不到孩子的亮點,只會以反面看待自己的孩子。

“仔細想想,父母和孩子相處只有那短短的17年,當他上了大學,步入社會工作,再到生兒育女,彼此相處的時間只會越來越少。錯過了,想要挽回已經是不可能了。”

少一點批評 。多鼓勵肯定

成長自單親家庭的熊潔真,畢業於沙巴大學輔導心理學系,回看自己的成長過程,感恩母親負起雙重的責任,即是父親在他們的人生屢屢缺席,母親從未放棄5個子女。

回憶父母離婚時,熊潔真只有七八歲,弟弟剛出生不久。面對婚姻的突變,母親咬緊牙關為養家活兒而奔波,放手讓較年長的女兒照顧幼弟的同時,自己仍盡量教導兒女,給予他們足夠的關懷。

母親一方面嚴加管教,另一方面卻又給兒女適當的空間成長,讓熊潔真欣慰手足能在平穩的環境中成長。

如今也是一名輔導員的熊潔真盼望看到父母以愛維繫家庭,尤其在父母的角色上,兩人更要步伐一致,共同成長。作父親的不僅要扮演好一家之主的角色,陪伴兒女之餘,更要主動學習。

揣摩孩子的心理,熊潔真深信,不論是哪個年齡層的兒女都盼望父母可以多聆聽,少批評,給兒女多一些的肯定和鼓勵,即使是孩子做錯了,也能給兒女鼓勵,讓他們更有力量繼續走下去。

“作子女的都希望父母能給予私人的空間和充足的發展空間,不以負面情緒教導,也不用生氣的口吻質問,在適當的引導中成長。既是知心朋友,也是心靈的安慰者,又是生活的指引者,我想這是子女最渴望的父母型態。”。

10-6-2015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砂拉越古晉博愛協會理事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學報《探索者》編委。 ●無語良師計劃屬下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成員 ●ACADEMY FOR SILENT MENTOR TRAINING CENTER, Research Ethics Committee member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星洲日報》之〈星洲會客室〉視頻欄目主持人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 ●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撰寫專欄。 ●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特稿。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