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外來者

歷經歲月的洗禮,時代的更迭,你我都不再是那個口操濃濃的鄉音,魂縈夢繫的不是祖輩口中“祖國”的點點滴滴。

縱然我們透過祖輩,走一趟穿梭回憶之旅,聆聽當年祖輩艱苦南來,披荊斬棘的故事,都不過是用旁聽的姿態。沒有激昂難平的情緒,也沒有少小離別的悲鳴。

祖輩倚窗凝望天空,思想的是遙遠的家鄉是否景色依舊,鄉愁是只能在夜闌人靜時獨酌沉吟。

“小時侯,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長大後,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我在這頭,新娘在那頭;後來啊,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詩人余光中的《鄉愁》,讓祖輩的眼淚如潰堤般,眼淚刷刷地流下,上一輩人最軟弱的情感,赤裸裸的呈獻在淺白但叫人傷感的文字。

上一代人讀起余光中的《鄉愁》是悲上心頭,這一代人咀嚼同一首詩,卻未必有很深的體會。

上一代人拎著行囊,漂洋過海落戶南洋,行囊中除了幾件換洗的衣物,也裝載著打拼的夢想,而築夢的代價是把根從原生地硬生生的拔離。從此家鄉是記憶中遙遠的原鄉,想家時,一張照片,一口家鄉的食物,撫慰思鄉的味蕾。而這一代,對祖輩的原鄉,有的只是看似熟悉,其實陌生的疏離感。

所以,當“中國是華人永遠的娘家”的標准外交詞令被無限放大,我們這一代沒有感動得痛哭流涕,而是湧起突兀和不解。自小,我們在飄揚的輝煌條紋下朗唱著“Rasa sayang hey rasa sayang……”,我們熟悉的是諸如《Lenggang KangKung》這類馬來童謠,唱的永遠不會是內容夾雜者什麼祖國的好女兒、五星紅旗等字眼的歌曲。

打從心裡,我們都深深認定多元和包容是這片土地的特色。跨出國門,在同一片天空下的異地,大口吃著砂拉越辣沙,豪邁地吃起串串的沙爹,得到舌尖上的滿足,心裡清楚明白,這份滿足是來自於對家鄉味的牽掛。當國歌在異地唱響,仰望冉冉升起的國旗,一顆心因感動而微顫。

也在領袖隨著政治季節的需要不時拋出“華人不是外來者”偉論,它從不會是感動天、感動地,叫人跌得一地雞皮疙瘩的言論。

我們更不需要領袖用言語掛保證,因為我們深知領袖可棄,這個國家的榮辱會是我們一世的牽絆。不論在出生證或是身份證的種族欄目上,馬來西亞人永遠是我們不變的身份。

21-10-2015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