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商為本

約莫在半年前,消費稅剛開跑一段時日,人人高喊錢愈來愈不夠用,偶然在某個早晨,發現鄰家的男孩全神貫注在“維修”器具,好奇之下加以詢問,得知男孩正在“維修”的是時下正夯的電子煙。

話匣子因此打開,從消費稅落實後影響的生活層面,到為何從香煙改抽電子煙,當時鄰家男孩的談話,在我數個月後聽聞部長聲聲感激內閣不禁電子煙,不禁把兩者聯想在一塊。
“為什麼要抽電子煙?”

“唉,你有所不知,現在東西樣樣都起價,香煙也很貴,只好改抽電子煙咯。”

鄰家男孩熱心為我“分析”,從購買器具、不同口味的瓶瓶罐罐液體的成本計算,從一瓶可抽多少天再計算出抽電子煙比抽煙可節省多少錢,還眉飛色舞向我介紹有水果口味的煙油,說是抽膩了就可改抽另一種口味。

“為何不乾脆戒煙呢?”,本來滔滔不絕的鄰家男孩,頓時只能摸摸頭,尷尬笑說:“戒不掉啦!。”

鄰家男孩千計萬算,以為是做到了精明消費,偏偏忘了計算在吞雲吐霧中,已付出沉重的健康成本,雖然代價或不是三五個月就會顯現。

大馬近年來的癌症患者人數激增,雖然手頭上沒有最新的數據作為引證,但從癌症已經發展成為普及化的病症,你我周遭都不乏癌症病人,已足以證明癌症已是現代人最大的健康剋星。
然而在大馬,禁不禁電子煙,國民的健康因素已經不是首要的考量,高官領袖在禁不禁電子煙的課題上言詞相互矛盾,領袖更相互打臉。說禁最後又不禁,凸顯的除了是領袖態度敷衍,決策草率的一面,把取消禁令視為好消息不但荒謬可笑,

同樣讓人無喜只有悲。

衛生部從健康的角度認真探討抽電子煙帶來的健康隱憂,是本份也是該盡的義務。無奈在大馬,大部分的決策從來不是“以民為本”,就如不禁電子煙,內閣顧慮的不止是商業利益,更多的時候是擔心一旦拍板發下禁令,引起的反彈是如野火燎原,一發難以收拾,連帶把負面情緒投向選票,才是最大的顧忌。

當多個國家早已立法禁止電子煙,大馬政府卻還舉旗不定,好聲好氣說要從加強教育管制著手,除非是煙民的醒覺意識超高,否則這無疑是變相的放任不管。

若政府只是從約莫百萬人參與電子煙商務而斷定它是有利可圖的生意,而忘了從國民的健康角度省思長久的隱憂和禍害,且因為95%投身其中者是年輕馬來人而不敢斷了他們的門路,“以商為本”而不是“以民為本”的思路,在國家長遠發展的道路上,絕對會是阻力而不是助力。

5-11-2015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