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補習,就是往補習中心的路上

前天(18日),據說在古晉的一些報攤,《星洲日報》一份也難求。報販說,那一天的報紙特別好賣,供不應求啊!

我以為,是大前天的晚上傳來山打根人質鄧德宏被斬首的震驚消息,人人爭閱這則讓人震怒不已的消息。

是我太高估了大眾的反應,也一時忘了,大前天是小六評估考試成績放榜的日子。尤其在學校鄰近的報攤,報紙銷量特別好,家長爭相查閱各所華小的成績,在各校公佈的優秀生名單中,搜尋熟悉的名字。

家長關心的不僅是自家子女的成績,還要比較各校整體的成績。哪所學校的全A生人數比去年少,哪所學校今年的成績突飛猛進,家長都了如指掌。

在這種已極為普遍的畸型常態中,我看到的是大馬的教育制度走不出對A迷思的徹底失敗,目睹家長卷入“不能讓孩子輸在競爭的起跑點”上的漩渦,茫然隨著大隊的腳步走,失去自主思考、自我判斷的能力。

成績冊上的ABCD已淪為判定一個孩子是聰慧還是愚笨的不成文標准,是師長,更是多數父母評估孩子將來是否能成龍成鳳。C、D,甚至是E,是成績冊上礙眼的字母,是決定孩子將在世俗眼光下,將會被貼上哪類型的標簽。更苛刻的說法,它可能被視為是對家長的一種羞辱。

社會不是都在鼓吹應該讓孩子快樂成長?“成績不代表一切”的論調也喊了N年,可說已是陳腔濫調。但環顧社會周遭,走入家長群中真切聆聽他們的心聲後,你豁然發現這些教師和家長皆知的道理,總歸只是學者在教養書籍上倡導的美好理論。以成績為導向,以文憑評定未來前途,仍是大眾前撲後繼追尋的大方向。

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只是,這個窮和苦已經被錯誤的社會價值觀所扭曲。

一部分的家長求好心切,以致所謂不能窮教育,已經被詮釋為推崇名校、名補習班,而所謂再苦不能苦孩子,也不是單純不讓孩子挨餓受涼,而是為了不讓孩子將來落於人後,必須從啟蒙教育開始發奮圖強。於是,琴棋書藝畫最好樣樣都精通,能文能武當然更捧,這未必是孩子的興趣或是未來的志向,而是在課外活動也能為學生能力評估加分下,必須提前加強裝備。

對現代大部分的孩子而言,放學不是輕鬆,好好歇息的時候。放學,意味是“ 趕場”的開始,周末是穿梭在不同的補習場所,忙於載送的父母,日子過得比上班更累。

愛喝咖啡的朋友有一句話“不是在喝咖啡,就是在往咖啡館的路上”,對現代的孩子,這句話應該被改成“不是在補習中心,就是在往補習中心的路上”!

20-11-2015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