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嚴的捍衛之戰

明眼人都很清楚,人聯黨和聯民黨之間的恩怨纏繞是剪不斷、理還亂。

就在前天,兩黨再次各派代表會晤首長阿德南。這樣的會晤不會是最後一次,也不可能輕易拍板定案。

也即使類似的見面會,進行了一次又一次,不會有完美的解決,也沒有公平可言,最大的可能性只有一個,首長出手,民主暫擺一邊,方案由他說了算!不得異議,只有接受。

然而,無論阿德南如何竭力落實公正,擺出的方案終究將是順得哥來失嫂意。

沒有兩全其美,更不可能有全贏這回事。阿德南在乎的是華裔選民曾經思變的心,是否能憑他個人苦心塑造的誠意用真情挽回,更勝於兩個以華裔政黨自居,卻已在華裔心中地位早已江河日下的政黨之存亡。

聯民黨自人聯黨脫胎而出,是含著怨,也勢要爭一口氣。甭說爭千秋,但肯定要爭朝夕。但面對昔日同志早已割袍斷義,人聯黨在內憂外患加劇的情況下,又憑什麼堅拒割地退讓?坦白說,若憑勢力,人聯黨沒有說“不!”的餘地;抬出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苦情台詞,嘗試靠昔日舊情再為自己覓得立足之地,無奈在現實的政壇,從來不受“情”字所牽絆。

人聯黨的領袖也很明白,來屆州選的戰役是生死存亡之役,有太多好事者等著看一場好戲,等著看人聯黨再一次敗得灰頭土臉,再步入歷史的長廊……

而人聯黨也很清楚,無論是聲勢或實力,人聯黨依然面對的是艱苦的戰役。在野黨長期的紮根,“砂拉越人的砂拉越”民間組織的出現,都讓人聯黨不斷流失戰斗的籌碼,不斷借力使力猛打“首長牌”,反倒反映了人聯黨已無自身優勢而言,只能尷尬地一再亮出這張被寄望能讓人聯黨翻身的皇牌。

既已失去斗爭的籌碼,人聯黨又憑什麼一席都不讓?這是許多人的困惑,也是不屑的質問。

談原由之前,必須先回顧歷史。在那段頗長不爭氣,處處被壓制的歲月,人聯黨的尊嚴早已被踩踏。與其說,來屆州選是要收復山河(事實上,要全數奪下19席是不可能任務),倒不如說這是一場尊嚴的捍衛之戰。人聯黨已無數次被譏為挺不起腰杆,這次鐵了心要保住19個議席的出戰權,勝利固然重要,保住氣勢更是為重。

若低頭同意拱手相讓,等於是泄了氣的皮球,在黨員、社會大眾的面前,永遠抬不起頭。

當然,要捍衛尊嚴是要冒著極大的風險,若再一次兵敗如山倒,也別指望還有昂首的日子。

對早已輸無可輸的人聯黨,力保尊嚴,是挽回最後的一點顏面。

20-12-2015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砂拉越古晉博愛協會理事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學報《探索者》編委。 ●無語良師計劃屬下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成員 ●ACADEMY FOR SILENT MENTOR TRAINING CENTER, Research Ethics Committee member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星洲日報》之〈星洲會客室〉視頻欄目主持人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 ●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撰寫專欄。 ●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