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壞的示範

二度退出巫統的敦馬昨天與在野黨領袖聯合召開新聞發佈會要談救國。我當下的疑惑是,究竟是救國還是救個人?

顯然看起來,這場借救國名義召開的新發佈會,是解決恩怨、把敵人拉下台為重,救國是次要的議題。

媒體形容這場記者會是“破天荒”,意即執政黨的支持者和在野黨領袖,難得展現同仇敵愾的氣勢。

對不起,我絲毫不會為這場奴魯形容這是歷史性一刻的記者會所打動,更不為人在監獄的安華,竟還能牢控監獄外的一切,開腔表明願意支持馬哈迪昨日的行動,而大贊安華是一個能為大局而放下與馬哈迪個人恩怨的前瞻性領袖。

而對於行動黨的元老林吉祥,在馬哈迪宣佈要展開倒吉行動後,即與馬哈迪會面商討要籌辦倒納吉集會,我還是頗為失望。

即將發動的集會最終會不會把納吉拉下台,還有待時間去驗證。倒是這場結集了政壇失意分子的新聞發佈會,已經讓人很清楚的看清,為了奪取/奪回政權的目標,這些在鎂光燈閃爍,麥克風面前的人物都可以突然失憶,忘記了他們過去是如何嚴厲批判昨天新聞發佈會的主人翁─馬哈迪。

馬哈迪在這些同台召開新聞發佈會的政治人物眼中和口中,也曾經是一個絕對只有彈沒有贊的領袖。獨裁、專制、打壓民主、霸權等,所有不堪的字眼都曾經匯聚在這個領導大馬22年,也是在位最久的首相身上。

馬哈迪曾經把他親手力捧的接班人,包括安華、阿都拉都一一推下權力的舞台,而今天的納吉,之所以被馬哈迪批評得體無完膚,除了因為納吉被他抓到話柄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他旺盛的權力慾望,從來沒有隨他的退位而減弱。
昨天,這些選擇和馬哈迪“暫時”站在同一陣線的政治人物,不是選擇性遺忘或是天真的相信今時今日的馬哈迪已經悔改和良心發現,而是在共同的敵人─納吉面前,這一夥人就選擇性暫時作朋友,把原則暫時放一邊。

若說,這些選擇在昨天和馬哈迪世紀牽手的政治人物,天真以為馬哈迪真的和他們站在同一陣線了,我只能說這些人在政治老手馬哈迪面前,他們根本摸不清馬哈迪的心思。

而這些為了不錯過眼前難得的機會,選擇放下從政最基本的原則而選擇跟馬哈迪暫時化敵為友,我只能說,他們向人民展現的是最錯誤,也是最壞的示范。

5-3-2016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砂拉越古晉博愛協會理事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學報《探索者》編委。 ●無語良師計劃屬下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成員 ●ACADEMY FOR SILENT MENTOR TRAINING CENTER, Research Ethics Committee member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星洲日報》之〈星洲會客室〉視頻欄目主持人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 ●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撰寫專欄。 ●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