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版的“金酸莓獎”

愛看戲或是稍有留意電影動態的人,對“金酸莓”不會太陌生。

在影壇上努力耕耘者無不希望闖出名堂,奧斯卡金像獎更是夢寐以求的獎項,唯獨對“金酸莓獎”是避之則吉。榜上有名不是什麼榮譽之事,入列者是證明影片內容和演員的演技只有一個“爛”字可形容。

本屆州選劇的帷幕甫拉開,誰能笑傲到最後暫且還看不出端倪,倒是未到提名日,選戰尚未進入正面交鋒已是天天有精彩,讓人飆淚的政治“金句”,還有“爛梗”的劇情,讓選民日日有娛樂,茶餘飯後不愁沒話題。

“要我跳樓,不問為何,只問要從哪一樓躍下”還沒讓人來得及消化,砂州政治動向最暖昧的工人黨又自導自演一齣“船長棄船逃”,更是讓人錯愕不及。前些天還鐵了心勢要競選到底,絕不棄選民而去,言猶在耳,船長卻突兀地棄船上岸,只差沒有感極涕零地發表感恩論。

工人黨為何而創?為誰而奮戰?恐怕連局內人都支支吾吾,答不上話。話說回頭,若不是當初被逐出人民黨的家門,這個曾經備受前朝首長看重的前助理部長孫偉瑄也不會搞出一個連名堂都讓人發噱的工人黨。而說起和人民黨的恩怨,這還得追溯到已供奉在歷史祭台上的達雅黨時代,如纏腳布般又臭又長的內鬨史,不提也罷。

這個約莫在4年前成立的政黨,原是帶著政治復仇的使命而來,也或許是生不逢時,又或是走入時不予我的困境,4年來甭說是發揮影響力,立場的搖擺不定,讓人猜不透葫蘆裡究竟要賣的是什麼藥。

一開始想敲開權力的大門,但畢竟人微言輕,沒有天秤旗幟的標誌,連過去在長廊喊得響亮的“sokong”聲,在權力旁落後,長廊的氣氛是寂靜得連蟲鳴蛙叫都聽得特別清楚。

三年前的國會大選,工人黨拍胸膛信心十足地喊話,攻六席必奪六席,但揭盅的成績卻是頗讓人尷尬的掛零。

也不知是不是考零蛋的刺激太大,國選之後工人黨又與當時還存在的民聯眉來眼去,一會兒說已申請加入,一會兒又說還在談判,態度反復,最後又和反對陣營徹底切割。

這屆州選,工人黨又揚言要攻打數席,孫偉瑄也揚言必要上陣新選區武吉戈蘭,但還未到提名日,他不僅宣佈放棄上陣,連黨也不要了,還發表讓人摸不<7740>頭腦的向國陣效忠的言論。

政治版的金酸莓獎,看來工人黨已先拔頭籌,勇奪最具戲劇效果獎和最無厘頭獎。

22-4-2016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