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委屈

原來,描繪情傷的歌曲,也蠻適合用在政治上。

當公正黨砂州聯委會主席巴魯比安宣佈攻打40席的其中35席,另外5席仍奢望行動黨相讓,陶昌瑩的《太委屈》就這麼適時的,從我的腦袋蹦出。

“當她橫刀奪愛的時候,你忘了所有的誓言,她揚起愛情勝利的旗幟,你要我選擇繼續愛你的方式……”。

把愛情版的《太委屈》改成政治版的《太委屈》,歌詞可以是:“當不顧情誼拂袖離去,你忘了所有的承諾,你揚起政治勝利的旗幟,卻要我選擇繼續愛你的方式……”

“人說戀愛就像放風箏如果太計較就有悔恨,只是你們都忘了告訴我放縱的愛也會讓天空劃滿傷痕……”。

把它改寫成公正黨此刻委屈求全一味忍讓的處境,歌詞也可以是“人說協商就像放風箏,如果太計較就是強勢,只是我都忘了提醒自己,無條件放手只會顯示我太愚笨……”

若以上屆州選的成績論成敗,行動黨一口氣攻下12席,反觀公正黨只有3席,獨立人士僅1席,行動黨理所當然是老大。但是,5年前的情況,不代表過去5年來沒有改變。

若說行動黨和公正黨的關係就像是一對戀人,它絕對是畸型的愛。

一個太高調一太低調

在服務方面,一個事事高調,一個是極盡低調,拒絕太張揚。一個走入鄉區建路鋪水管,一個用義務打土著習俗地官司方式,讓內陸的居民意識到,在他們徬徨無助時,還有人默默的與他們同在。

這對戀人,一個處處表現強勢,展現大男人主義,另一個則是事事退讓,唯唯諾諾,永遠像個小女人。

或許真的是當局者迷,明眼人都知道這段戀情注定不受祝福,也不會開花結果的一天,分手只是時間的問題。

行動黨不是移情別戀,而是套時下年輕人的潮語,就是“不愛了……”、“沒感覺了……”,愛一個人不需要理由,同樣分手亦無須藉口。

行動黨和公正黨如今尷尬的關係,就像是男人鐵了心要分手,而女人仍痴心等待男人回頭,即使男人已經頭也不回,用幾乎絕決的方式表明要一刀切割,而傯痴的女人還愚昧地抱著男人的大腿,明知男人的心思不在她的身上,還呼喊道:“愛我,請不要離開我……”

同事在撰寫巴魯比安宣佈35席候選人的新聞時,用了“紳士”來形容巴魯比安,我讀出了當中的意思。

巴魯比安必須明白,政治上談君子風度,永遠吃虧的是自己,二度因為行動黨強勢而被迫棄戰的公正黨砂州聯委會前副主席波尼菲斯無法忍受巴魯比安的謙然,唯有拂袖離去,在離去前留下了一句:“在談判桌上,公正黨就像是一個小學生,在充滿敵意的環境中只能留守安全區。

” 巴魯比安除了對波尼菲斯的“被犧牲”,除了表示同情,卻無法從中警覺到,公正黨再不挺直腰骨,永遠只能不爭氣的事事唯命事從。

噢,太委屈……

23-4-2016

http://news.sinchew.com.my/topic/node/521988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