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改需要雙向配合

IMG_1579在媒體領域久了,不難發現很多新聞話題是周而復始,隔一段時間又再浮現,短時間引起舉國上下的熱烈討論後,待話題冷卻和沉寂後,它又淡出民眾的記憶,到了某年某月又因某個因素而激活記憶,然後又是一番熾熱的討論、批評。

華小課業多、書包太重的問題一點都不新鮮,甚至可說是老掉牙的話題,十廿餘年來喊了又喊,罵了又罵,從上一代到下一代,課業沒有更輕鬆,書包還是一樣沉甸甸。

沒有一套完整周詳的解決方案,從制定政策的教育部官員到家長,思維不改,仍以追求成績的優異為終極目標,則無論如何高喊要教改,它終究只是空喊。

當報章再度以封面報導華小生課業繁重及書包太重的問題,吸引我注意的不是陳腔爛調的談話,而是那個小男生揹著少說有幾公斤重書包的照片。想起至少在15年前,為了撰寫學生書包太重的課題,我找來表外甥揹起書包當我的模特兒供我拍照。時光一晃而過,當年的小男孩已變身為專業人士,他卸下了裝載無數的課業和練習本的書包,繼他之後步入華小求學的學弟妹卻還揹著沉重的書包,陳年問題如無止境的惡性循環般。

市面上推出多款據說對減輕脊椎壓力有幫助的書包,拎在手裡是百般滋味在心頭。當社會無力從根本解決問題,我們只能退而求其次從書包下手,繼續埋怨一切都是教育政策的錯!

在高思維教育政策的轉型計劃下,國小與淡小已配合轉型,為何獨剩華小不能搭上轉型的列車?當各方指責教育部把大量的課業和額外練習本塞到學生的書包里,當學校發下的購書清單中有許許多多不必要購買的課外練習本也在其中,家長是否有勇氣和能力代孩子說不?

當教育部有心摒棄以成績定排名,我聽到有家長私下竊竊私語:“沒有排名,怎知孩子表現好不好?”。這些家長口中的表現,指的正是孩子是比同學強或弱。

當一些學校有心推動寓教於樂的學習方式,讓孩子逐漸擺脫追逐成績帶來的壓力,有家長對我說:“老師應該要更嚴格對待學生,這樣學生才會進步!”。家長口中的嚴格,指的是以適度的懲罰,迫使孩子因壓力而不得不拿起課本學習。

當各界謾罵為何需要做這麼多作業,買一堆練習本時,我在書局的一隅看到好幾個家長捧著一疊的練習本蹲在書架旁議論月考將至,不給孩子多做練習恐怕考不好。

也有家長向我唉嘆,周末活得比平日更累,不是工作太多而是在忙著接送孩子從A補習學校到B補習中心的趕場生活,連給自己喘口氣的時間也沒有。“不補(習)不行,孩子跟不上,考不好,他/她壓力,我們也不好過。”

談教改,一個巴掌拍不響,它需要雙向的努力和配合。師長期望高思維教育政策讓下一代能更輕鬆、快樂的學習,也必須先調整自己的心態。若有一天,大馬的教育制度做到如外國教育般,沒有考不完的試,只著重培育孩子的獨立思考和創新的能力,走向自由探索的學習方式,你是家長,先問問自己,你能接受嗎?

1-8-2016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