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眼光看中國

img_164816年前,我第一踏上中國的土地,首次踏足之地便是北京,當時除了為中國深厚的文化底蘊,每到一處彷如打開歷史課本憶當年而讚嘆,對當時普遍中國人低落的文明素質,也留下了畢生難忘的印象。 

當年到中國旅游,首先要克服不是水土不服的問題,而是對公共廁所的恐懼。我當年就曾在北京某著名旅游景點,在沒有隔間設施、污糟兼臭氣沖天的公廁,因為克服不了和陌生人一塊坦蕩蕩上小號而寧可忍受憋尿之苦,反倒是同廁的婦女利索地解下褲子,蹲在廁坑,還咧嘴微笑,大方招手對我喊道:“一起來唄!”,讓我漲紅了臉,忙不迭擺手婉拒好意。 

過去凡到中國旅游的人也都會被善意提醒,務必隨身攜帶雨傘,不是為了遮風擋雨,而是人有三急時可以派上用場。 

在這16年來,也數次到過中國不同的省份和地區,有高樓聳立、繁華的大都市,也有落後貧脊的窮鄉僻超壤。每一次去,都有不同的震撼,也產生不同的想法。 

這次相隔3年再踏上神州大地,從杭州、貴陽、桂林到南寧,從大城市到昔日不受關注的貴州平塘縣,所到之處,沿途巴士稍作停留的休息站,我都會悄悄觀察公廁的情況。除了沒有以往廁所難找的窘境,干淨衛生的廁所已掃除心中的陰霾。 

當然本文的重點不是在探討中國公廁文明的演變,而是我從這細微的改變,看到了在大國崛起的過程,不但是在基礎設施上取得大躍進,在人文的素養方面也有很大的轉變和進步。強國人在外展現囂張拔扈或是隨處便溺的一面,也不過是只能當個案來看,不能以偏概全。 

“現在,隨地吐痰的人都少了很多了!”一位僑聯的領袖對我說,中國人的文明素養近年來確實也有很大的改進,也當然還有進步的空間。 

從貴陽到桂林,原本須16個小時共1200公里的路程,如今靠時速200公里以上的動車,大大縮短到只要2小時40分便可給抵達目的地。也從杭州到貴州,一路上都被告知貴州因山多平原少,氣候多雨不適合耕種,以致過去經濟活動相對比國內其他地區較落後。但這次,沿途想要拍攝窗外的一景一物,才舉起手機卻又頃刻間陷入黑暗(動車穿過多個涵洞和隧道),在地人告訴我,這就是中國要展現“要致富,先修路”的發展決心。 

在世界電商領域排名第一的阿里巴巴集團、有30個足球場般大也是世界之最的“天眼”、中國品牌手機華為近日其P9系列的手機更超越苹果和三星成為全球銷量第一,而華為今年在世界財富500強,排名更從去年的228名飆升到129名,皆是中國走向強國之路的體現。 

菲律賓總統杜爾特爾前腳剛離開,首相納吉也隨即飛往中國展開7天的官訪之旅,坊間冷嘲熱諷不斷,嘲弄納吉是向中國叩拜,為借錢而訪華。前首相敦瑪合迪也批評納吉和中國走得太密切,恐怕大馬久而久之將被中國“殖民”,納吉親華是在典當國家的利益。 

中國的崛起是發展歷史的正常規律,全世界都在分享它崛起帶來的成果,過去的美國和英國也是如此,馬來西亞是要分享中國崛起的成果,還是該選擇從旁觀望?納吉總結中國行,形容是成果豐碩,其實已很清楚告訴國人,如同鄰近國家如菲律賓,馬來西亞基于現實的需要,必須向中國靠攏,和中國建立良好的關係是必然的大方向。 

今日的中國,已不能用過去的民族和文化的眼光看待,而必須從卸下歷史的包袱,從經濟的角度去詮釋和解讀中國快速發展背後的意義,以及對亞洲,乃至全球帶來的影響和將發揮的作用。 

知名評論人南方朔本月初在發表的一篇《學習中國的南向政策》中也提到,中國自鄧小平廿多年前提出的開革改革,把國家的發展重點放在經濟發展上,鄧小平當時提出的睦鄰政策即是“南向政策”,這廿多年來中國傾國家之立鞏固友誼已是近代的成功范本,美國現在即使使盡力氣,也無法破壞中國與東南亞的關係。 

南方朔分析道,緬甸、越南和菲律賓拒絕加入美國的反中國聯盟,正是因為這3個國家過去都曾受西方國家長期殖民但不獲發展的欺壓。菲律賓總統杜爾特爾近期訪問中國,還對中國發表了“只有中國才會幫助我們”,這位本是滿嘴髒話,還公開辱罵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政治狂人,為何對中國卻態度丕變,語調溫婉,而且百般贊揚?那是因為菲律賓不是單純的想與中國建立友好的鄰里之邦,而是體認到菲律賓必須從中國的發展中獲益,無論在金錢或是菲律賓的基礎建設上,只有中國才能幫上忙。 

中國有13億的龐大人口市場,東南亞原產業豐富,若能打入中國市場無疑是啃到一塊大肥肉,也建立長久互相利惠的經貿關係。另外,中國也通過“亞投行”、 “一帶一路”和絲路基金協助有需要發展的國家,這渴切需要發展帶動經濟的國家,沒有理由,也沒有能力向發展說不!

納吉此行一口氣簽署了14項總額高達1440偣令吉的商業意向書和訪問的備忘錄,是歷來訪華的最高記錄。明年1月起,馬航將增加8個中國新目的地和11條新航線,額外增加35趟馬中之間航班班次,同時大馬借助與用戶已超過2億的飛豬旅行平台合作,放眼2020年達到中國游客800萬人次的目標,帶來的將是經濟的活水,放眼開拓發展的全新格局。

 大馬借中國崛起的東風順勢而行,此刻是揚帆正當時。

12-11-2016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何俐萍 (Josephine Ho );《星洲日報》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理事 ●砂拉越古晉博愛協會理事 ●砂拉越文化研究學會學報《探索者》編委。 ●無語良師計劃屬下研究倫理審查委員會成員 ●ACADEMY FOR SILENT MENTOR TRAINING CENTER, Research Ethics Committee member ●畢業於大馬新聞資訊學院;中學在砂拉越詩巫的公教中學修讀。 ●1996年加入《星洲日報》,在砂拉越詩巫擔任記者,過後,擔任新聞編輯,隨後,於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級新聞編輯。2018年2月升任為東馬區副執行編輯。 ●《星洲日報》之〈星洲會客室〉視頻欄目主持人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報》撰寫〈情懷大地〉專欄;同時,也在《星洲日報》全國言路版的〈綿里藏心〉專欄中發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橋樑》雙月刊撰寫〈童心童行〉專欄。 ●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報》撰寫專欄。 ●砂拉越古晉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寫專欄。 ●何俐萍也在一些時事、政治課題上,受邀在百格網絡電視(Pocketimes.my)、City Plus fm電台發表評論。 ●何俐萍擅長於政治新聞、評論、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獲得新聞獎。 ●何俐萍的聯系電郵: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綿里藏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