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一聲:“對不起!”

img_1982柔佛州巴莪發生長巴奪走14條人命的意外事故后,大家宛若驚弓之鳥,怒斥虎口噬命要到何時。頓時,巴士公司和肇禍司機成了眾矢之的,但這種忽視搭客生命安全的行為,不是今天才首次發生。只是人們早已習慣選擇性失憶,意外事故發生時,被遺忘的記憶像是被激活般,警戒會持續多久,恕我直接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搭上死亡長巴的民眾,用無常來形容他們的猝死,太對不起他們。在所謂“無常”的背后,實則是很多平日受到忽略的人為因素一再累積所促成。

肇禍的長巴司機事后被查出當天早上甫完成一趟長途駕駛,為了賺取更多的收入而不顧身心疲累再開車,且事發的長巴被揭發並未有副駕駛,顯示悲劇是因為巴士公司長期抱著僥倖,以及不把搭客的安全放在首位的敷衍心態。

歸根究底,又是誰讓長巴公司和相關司機,長久以來以輕率的態度看待道路安全?相關單位在事發后,無論是表示將從多個角度調查,或是突然高調和大動作的展開系列的調查,都免不了讓人覺得那只是官腔,也僅是一時的表面動作。只因人為引發的意外事故一再發生,其實都是凸顯道路安全長期受到忽略的不爭事實。

這兩天,相繼有搭客暗自拍下長巴司機邊開車邊滑手機的錄影片段,控訴長巴司機不負責任的行為是草菅人命。平心而論,邊駕車邊滑手機絕對不會是長巴司機專屬的劣行,智能手機的發明也造就了男女老少都自動成為低頭一族。

不信?在紅綠燈前,往左右一看,兩旁的駕駛人哪個不是趁不及一分鐘的空檔,紛紛拿起手機滑動。

在路上,見前方司機不是龜速前行,便是突然蛇行,十之八九司機是邊駕駛邊滑手機或是講手機。是有什麼十萬火急的大事,非得邊駕駛邊滑手機?還是有多大筆的生意,非得在當下急切談成?但從大部分駕駛者悠然自得的神情,你已輕易猜到,那都不過是風花雪月的閑事。

因為雙眼離不開手機,已經讓很多低頭族失去了對周遭環境的警覺性,甚至抱著“我不會是倒楣的那一個”的心態,偏偏人為的意外很多時候就在人們最鬆懈的情況下發生。

就像死亡長巴的司機,或許以為過去都是長時間駕駛也沒有鬧出什麼大事,而輕率決定再上路,結果因為個人的大意,長巴公司的放任,導致包括司機在內的14人枉死。

我們常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但有些錯,卻是需要付出慘烈的代價,包括毀了一個青年原本燦爛絢麗的未來、年輕的妻子成了寡婦、年幼的孩童從此成為世人眼中的孤兒,逝者的父母承受白頭人送黑頭人的悲慟。這一切不可挽回的錯誤,都不是一個下跪磕頭,一聲“對不起”,或是一筆賠償,就能讓逝者復生,破碎的家庭重展歡顏。

一宗奪走14條人命的車禍,也再次讓人窺見大馬交通執法長期的疏漏和輕怠,人命竟是賤如螻蟻。

“加強執法”、“嚴厲徹查”、“勢揪拖欠罰單”,這些太熟悉的論調,早已讓人無感。

29-12-2016

砂拉越星洲日報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