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突前,停看聽

掌摑教師而被判坐牢半年及罰款2000令吉的陳姓女子被帶離法庭時,面帶笑容,神情淡定。

根據報道,被告在案件下判時還遲到了近半小時,面對推事的質問,只說「店裡太忙了」。

是用平常心看待,還是不認為判決是一件大事?只有當事人最清楚。

案件是所以吸引我逐字逐句細讀,不僅是推事嚴判被告坐牢半年,而是她的笑臉。以一般人正常的情緒反應,驚悉要在獄中待上180多個日子,不是聲淚俱下,也必是面容蒼白地垮下臉。

被告的笑臉,讓人抓破頭也猜不透。是對判決的無言,只能以笑帶過?是不解自己不過是維護受了委屈的孩子,僅僅是給老師一點教訓,怎麼到頭來被對付的是自己?還是對教育體制的徹底失敗,只能以苦笑來表達自己的失望之情。

「是不是她?」當孩子猶豫了一下點點頭,做母親的迅速地一把掌打在老師的臉上。我假設自己是那個投訴自己被老師擰頸項的孩子,當時站在母親身邊的我目睹充滿火藥味的場景,或許會有兩種反應。一,是自己惹出了大禍,不知所措只能滿臉驚恐,立刻躲到母親的身後;二,流露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樣,再用充滿挑釁的眼神望向當日「欺負」自己的老師,也牢牢記住,原來這就是大人「解決」問題的方式。

就在數天前,一名27歲的女教師被控於去年6月在課室扭傷9歲女學生的耳朵。被告否認有罪,以1500令吉保外,案件訂在4月7日過堂。

去年發生的數宗案件,包括家長不滿老師體罰孩子,索性把兩人通過whatsApp的對質通話內容,全數截屏上載到臉書,讓網友來評理;馬六甲一所補習學院的院長因過度體罰孩子被家長怒告,最終被判坐牢一年及罰款500令吉;還有一名年輕教師承認鞭打孩子7下,付出必須連續登報3天道歉的懲罰代價。這些案件至今仍叫人印象深刻,但有多少為人父母和老師能從一再發生的親師衝突中,做到反省和覺悟?

教育是雙向的,從「怪獸家長」、「刺蝟老師」等形容家長和老師行為怪異的名詞相繼湧現,也意味著越來越多的家長和老師是行走在平行線,缺乏交集。雖然在資訊快速流通的年代,開始有不少老師和家長通過手機應用程式如whatsApp和微信等開設群組,美其名是促進溝通,但更多的時候是變成查詢或交代功課、活動,成為提醒的「功能」。這種表面看起來有利於交流的便利工具,往往可能因為措詞不當,或是憑字眼而主觀各有詮釋,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爭議和誤解。因此,面對面的溝通,肯定比通過手機應用程式更能有效果。

一個朋友雖沒有受過高深的教育,卻善用生活細節來詮釋人生哲理。朋友把和溝通二字拆開,即「溝」和「通」,當水溝阻塞當然就不通了,以此說明人與人之間經常發生誤會或爭執,原因就在於不能有效應用言語來表達彼此的想法。

綜觀國內外不時發生老師嚴懲,甚至是虐打學生,或是家長怒氣沖沖暴打老師的新聞,顯示親師互動還有很大的改善和檢討空間。

正如打了老師一巴掌換來坐牢半年慘痛代價的母親,撇開爭論誰是誰非,當做母親的直衝學校,繞過校方管理層,直接找老師晦氣,已是再一次暴露學校和家缺乏有效溝通管道的老問題。從校方的角度,必然希望親師溝通可以是和諧的,但確實有不少校方人員是不希望家長找老師「麻煩」,或是表現出不歡迎的態度。這也造成有部份家長在投訴無門,或是溝通破局的情況下,走上通過媒體讓風波曝光的下策,迫使校方和教育部不得不正視問題。一些案例雖因為媒體的報道以及教育部的插手,表面上問題獲得解決,但親師之間會否因此有隔閡,作為當事人的學生會不會受到排擠或受到冷對待,則無人知曉。

教育不易為,是父母和老師共同的感歎。把孩子教育好,相信也是親師之間的共識,既然彼此的出發點都是以下一代的教育為重,在彼此出現意見分歧時更應該心平氣和才能有效溝通。教育學者認為,只要能實踐「停、看、聽」三步驟,就能有效避免衝突的發生。若是老師被學生的行為激怒,眼見情緒即將失控而能先深呼吸,再想想學生為何會失序;而家長與其不分青紅皂白動手打人前,先沉住氣釐清事情的原由,再找出對策,何嘗不是給孩子正確處理和解決問題的最好示範?

11-3-2017

星洲網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綿里藏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 Response to 衝突前,停看聽

  1. 文集 說道:

    有个朋友说我一直是小兔子个性,有什么不合理也是息事宁人,直到最近一件事。
    去年让孩子参加一个校外体育班,孩子们常常回来向我反映,主持老师太凶太严,而不肯继续去上课,我一直以为是孩子草莓个性,或是懒惰要逃课,而不允许,要让他们多磨练,每次都软硬兼施的把孩子载到场地,丢下便离开,从来没理会他们是带着无奈与压力上课。
    后来两个孩子对我们说,他俩因为没有遵从老师的交代带东西,而被发每人一百元,初始我还以为只是老师说说吓唬学生不放在心上,几天后孩子再告诉我们,老师当众辱骂一群没缴交罚款的学生,而且语气与用词非常无理,我才发觉事态严重,严正向孩子了解整个事情的始末。
    我的立场,孩子们没有遵从指示带东西,是有错在先,不负责任的态度,理应受适当的惩处;但是作为体育团体,难道不是该选择相关的处罚方式,如跑步、掌上压、青蛙跳等。这老师竟然是要向小学生收取一百块钱的处罚?
    如果当时我缴交了罚款,那不代表了是我被“罚”,罚我付钱。再说如果由家长付款,对孩子有什么“启发”,他们会认为反正做错事会有人承担,或用钱就可以解决。
    想到这我实在火大,直拨电话要向该老师理论,理论中她还强辩说是我孩子态度不好,在这个课题上,孩子态度与处罚方式根本就是两回事,我理直气壮的训了她一顿,然后不让她有反驳的机会下,愤然挂上电话。
    从此,孩子在这体育班解脱出来,尽管很多押金、道具费、杂费全都恰似泼出去的水——–收不回。
    庆幸我还是有点小兔子血统,没有过去赏她两巴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