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割東馬?別傻了!

“355法令修正案內容將要修正,把東馬人和非穆林排除在外……”

接到總社的上司要我設法進一步求證這個消息的要求時,我是連聲直呼:“不可能!”。對我而言,再荒誕的事,都不可能出現一國兩制,甚至是一國三制的情況。

翌日,新聞見報,而且是以封面顯著的版位刊出後,我不得不說,我對馬來西亞,不!應該說,我對政客為了遂私利和達致政治議程而采取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可以公然地荒天下之大謬,對大馬政治病態已病入膏肓,我除了扼腕嘆息,只能對大馬已被政治搞得污煙瘴氣,對未來感到憂心。

一個來自東馬的政治人物在西馬的媒體代表面前,大言不慚地說道,東馬沒有伊斯蘭法庭,東馬人免驚!既然沒有伊斯蘭法庭,東馬人當然不受影響,他當然要支持355法令。

面對一個只能坐井觀天,目光短淺的政客,我是該為他的短視而悲,還是該為人民票選他步入國會的殿堂而哀?

矗立在古晉鬧市的伊斯蘭法庭,宏偉高聳的建築物,每每經過讓人不得不多瞧它幾眼。亞庇的同事也直呼:“誰說沙巴沒有伊斯蘭法庭?”。網絡不發達的年代,西馬人誤以為東馬人還是住在樹上還勉強能原諒,而今天只要網上輕松一搜,關於東馬任何一地的資料是快速數千筆、數萬筆的羅列在電腦屏幕上,任你檢視,也任你篩選,即使資訊萬千,有真有假,但我堅信一句: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我們沒有魔術大師大衛考柏菲的功力,也學不會障眼法,一個龐大的建築物怎會好端端的憑空消失,不是政客穿上了“皇帝的新衣”,便是故意把人民當愚民耍。

砂拉越和沙巴有的是共組大馬的平等地位,但近半世紀的權益被剝削,如今連索回原有的權益還不見具體的成果,又怎可能因為一個讓非穆斯林如驚弓之鳥的355法令修正案,讓砂拉越和沙巴瞬間變為“國中國”?

修正案的提呈已箭在弦上,從西馬的媒體人到政治人物,無不把目光放在東馬人的身上。有者甚至說,東馬人這次不能袖手旁觀,東馬的國會議員應該挺身,立阻修正案的通過。

對我而言,修正案要全面和東馬切割不但是太荒謬,“袖手旁觀”論對東馬人更是一種污辱。不止是東馬人,全馬人都應該要認清,一個國家不可能存在兩種法律制度,把東馬排拒在修正案之外,也是違反國家憲法的舉動。

東馬人不是自私,更不會犯傻到相信真有切割東馬這回事,只要砂沙一日還是共組大馬的地位,這項影響全民的法令必會延伸到東馬的一天。

認清現實雖然殘酷,總比繼續自欺欺人來得真誠。

29-3-2017

星洲網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