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解的問號

星洲日報〈言路〉版–待解的問號

西馬的朋友傳訊問道:“砂拉越有沒有相似的指南? ”,朋友指的便是最近鬧得正熱,對非伊斯蘭膜拜場所的限制指南。我認真思索,片刻回訊:“應該沒有!” 

“砂拉越真是人間天堂!”倒是朋友這句話引起了我的興趣,卻也挑起了潛伏在內心已久的焦慮。砂拉越人長久以來為享有的宗教和種族和睦而引以為傲,我們也一直認為和諧共處、互相包容是理所當然,但越來越多擺在眼前的事實告訴我們,理所當然不代表這一切會是必然的。這“天堂”會是永世享有,還是有朝一日會因時移物換,而讓人有從天堂墜入現實世界的殘酷? 

我並非杞人憂天,而是相似的情況就曾經發生在我住的社區。我住的社區是典型的種族大熔爐,是體現真正的“一個馬來西亞”精神,卻也是最考驗族群之間的契合度。很多年前,社區內有熱心人獻地建教堂,這本是美事一樁,但後來卻因為有伊斯蘭團體出面抗議而一度掀起風波。但慶幸的是,這件分分鐘挑起敏感神經線的事件,在各造克制,也避開鎂光燈的注目而努力以低調的姿態解決下,一座宏偉的教堂如今安然聳立在社區內。夜間每次經過,我皆禁不住遙望教堂頂端,綻放藍耀眼光芒的十字架,內心總會湧起一股莫名的平靜和詳和,覺得這座教堂和相距不遠的小型清真寺是社區內最美的風景線。 

和一個教會的年輕領袖聊起針對設立宗教場所的限制指南,這名傳道欣慰于砂拉越至今沒有相關指南的存在。另外,根據從地方議會所得的反饋,砂拉越確實沒有針對非伊斯蘭膜拜場所的限制指南,不過欲在空地建設崇拜場所,必須先獲得土地與測量局及州策劃單位的批准。同時,在審核批准條件的過程,相關單位會各別派人實地巡查有關地段是否適合建宗教膜拜場所。 

在對談的過程中,我和傳道都認同砂拉越在批准建設非伊斯蘭膜拜場所,條件絕對比西馬各個州屬來得寬鬆,但是我們共同的憂慮卻是迄今沒有黑字白紙的明文規定,眼前僅靠對相互的信任和對維護和諧的共識來支撐,當有朝一日關係生變而共識不再,也是面對棘手考驗的開始。 

砂拉越目前仍以近半的基督徒人口占優勢,這樣的信仰人口結構在過去數十年是基本保持不變。但近十年來,隨著種族人口結構的改變,加上一些人為因素和有計劃性的宣導,土著教友大量改教的實例早已拉響教會的警報。砂拉越在未來的十年、廿年還會不會是人人稱羡的人間天堂?相信不會有人敢再大膽的打包票。 

不僅如此,7年前的人口普查告已從數據上清楚說明馬來裔和華裔人口的差距僅有一萬餘人,7年後的今天,華裔在砂拉越的人口排行榜已是排名第三。 在我這一代,或許還可說砂拉越是宗教和種族和諧的人間天堂,但我的下一代,甚至是下下一代,會不會被諸多的人為限制而失去信仰的自由,我的心中是泛起大大的問號。

15-4-2017

星洲網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綿里藏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