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訴,不是壞事

星洲日報〈言路版〉

上周的今天,古晉高庭法官宣判砂拉越州議會撤銷陳長鋒州議員資格的決定是違憲和無效的,讓原訂在本月20日提名的補選也被迫“暫時”取消。

為何說是“暫時”?高庭法官道格拉斯在判決中指議長阿斯菲亞犯了3項錯誤,即錯誤詮釋憲法、沒有給陳長鋒足夠的時間辯護,阿斯菲亞本身又在過程中參與辯論,這項判決就像是搧在州政府臉上,一記熱辣無比的耳光。如此難堪又有失顏面的判決,當然必須在法庭規定的時間內,以最快的速度提呈上訴。

州議會在判決公佈的兩天後立即採取上訴的行動,招致坊間的惡評,指責州議會是不願善罷干休。但平心而論,上訴的舉動,合情亦合理,在情的層面上,既然不服輸,也不願丟面子,當然可以從理的角度,為自己爭取扳正的機會,何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行動黨當初可以一狀告到法庭討公道,州議會必然也可以透過法律管理釐清情況,讓社會大眾可以更清楚知道究竟這是一場政治迫害,還是最終來一場驚心動魄的謊言大揭穿?

在州內閣負責法律事務的首長署助理部長莎麗花哈茜達指出,為免繼續再掀爭議,州議會有必要提出上訴,釐清立法機構和司法機構在憲法上的權限。即連執政者都可能犯下搞不懂權限,以致發生錯誤詮釋憲法內容而被指責是濫用權力的情況,更遑論一般社會大眾能明白法律賦予的權益和保障?

在上周的判決,法官從法律的觀點來判定議長于512日在州議會的舉動是違憲而直接推翻當時的裁決,包括阿斯菲亞和黃順舸在內的辯方成員的代表律師認為,法官只是在技術的層面(議長錯誤解讀憲法內容)推翻,並沒有真正觸及關鍵人物陳長鋒是否曾有雙重國籍的問題,雙方為此在判決公佈後繼續爭論不休,糾纏在一個技術上的論點不成立,是否就能全盤推翻案件?

上訴雖然是浪費公帑、人力和時間,但與其繼續無止境的隔空開罵,你批斗我欺壓,我怒罵你說謊,上訴確實是終結口水戰的不得已方案。

一旦上訴程序開跑,雙方除了繼續在技術層面上交戰,接下來必然會是進入“戲肉”,即國陣緊咬不放的“雙重國籍”課題。陳長鋒曾經擁有澳洲公民權是事實,他曾經簽署對澳洲效忠的宣哲書也不是捏造,若是如行動黨所言,陳長鋒在2016年州選舉提名前已經放棄澳洲公民權,如此衍生的爭議是法律上是否有明文規定“曾經效忠”其他國家是否已自動失去競選國州議員的資格?再來是陳長鋒所謂的放棄是否意味當他申請放棄之時,等于是澳洲當局也自動批准他放棄?再來則是我們的法律究竟是否嚴格執行,不允許大馬公民持有雙重國籍,若被發現持有雙重國籍,有關人士會受到怎樣的對付?上訴的必要也在於消除人民的疑惑,認真上一堂公民意識課。

也既然雙方都不認輸,彼此都想證明對方是錯的,就讓上訴庭來裁決誰能笑到最後吧!

24-6-2017

星洲網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綿里藏心。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